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城鎮 房產 圖片 視頻

數據

旗下欄目: 業內 數據 國土 環保

西華縣奉母鎮營崗龐氏祖傳婦科淵源

來源:京華時報網 責任編輯:呂均煒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7-26
摘要:西華縣營崗中醫婦科起源于清乾隆五十年(公元1785年、西華縣縣志、西華縣衛生志有詳細記載)。家學源遠,累世業醫,歷經龐安江,龐憲章、龐德墨、龐東山、龐清志、龐云龍、龐添珉(龐田民)、龐永遠 龐喃九代,迄今二百三十余年。其積累了很多婦科治療經驗,有

西華縣“營崗中醫婦科”起源于清·乾隆五十年(公元1785年、西華縣縣志、西華縣衛生志有詳細記載)。家學源遠,累世業醫,歷經龐安江,龐憲章、龐德墨、龐東山、龐清志、龐云龍、龐添珉(龐田民)、龐永遠 龐喃九代,迄今二百三十余年。其積累了很多婦科治療經驗,有良好的臨床實用價值,為國內較罕見的世醫。其四世龐德墨德才兼備,著有《安江婦科醫鏡》一書。而有關他的一次外出義診的事兒,更是傳為美談(德墨義診附后)。

  其第七代傳承人龐云龍(1927——1987),自幼隨家父學習中醫,熟讀家中所藏之中醫書籍《四大經典》,《五太經傳》,其理論功底非常深厚,后來還在許昌醫專進修學習并代教。但中醫并不是紙上談兵之科學,乃是一門經驗科學,有了功底深厚的理論知識,還必須在親自診治大量病人的基礎上,加上自己的領悟總結和創新,才能在此領域有所建樹的。我父親龐云龍,就是這樣一個理論和實踐都很豐富的中醫。他秉承祖訓,傾其一生,致力于中醫婦科的繼承和發揚光大,其醫術和醫德造福于四鄉八鄰,也為后人做出了很好的榜樣,留下了一筆巨大的醫學和精神財富。

  1948年高小畢業后在許昌醫專上學1950年留校代教一年。1952年參加工作,被抽調河工參入聯合診所,同年調入奉母衛生院,1954年被指派在聶堆衛生院工作,1959年又調回奉母衛生院,在奉母衛生院工作到1964年。在此期間,因其工作突出,于1960年獲得西華縣人民委員會頒發的獎狀,表彰他在鼓足干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的建設社會主義總路線的光輝照耀下,發揮不斷的革命沖天干勁,在文教衛生戰線上取得顯著成績,被評為中醫先進工作者。由縣長單正品親發特授予獎狀。1964年,因工作需要,又被調入西華縣人民醫院。

  1965年西華縣發生瘧疾流行病, 群眾深受其害,龐云龍又投身到抵抗瘧疾肆虐的工作中,深入群眾中積尋找應對策略,和同行們一起為徹底消滅病魔做出了很大貢獻,為此,他又 受 到 西 華縣人民委員會的嘉獎,表彰其在瘧疾休止期根治工作中,突出政治聯系群眾成績顯著被評為三等獎。1966年11月被調入逍遙衛生院,在此工作期間,又因其工作成績顯著,先被周口地區革命委員會頒獎鼓勵,表揚其在英明領袖華主席為首的黨中央抓綱治國戰略決策指引下高舉毛主席的偉大旗幟,在繼承發掘祖國醫藥學遺產中成績顯著(1977.12);次年,又因其工作成績顯著,被逍遙衛生院評為先進個人(1978.12)。1979年至1982年在址坊衛生院工作。1983年西華縣中醫院成立,急需名中醫來推動全縣中醫事業的發展,他又被調入中醫院工作,當年被政協西華縣吸收為三屆委員直至五屆委員,此后一直在中醫院至1987年退休。1992年臘月26病逝于西華縣中醫院中,享年65歲。1972至1987年,先后多次出席縣級,許昌地區和周口行政公署舉辦的醫學研討會,對中西醫結合治療婦科各種疑難疾病,有其獨特的見解和治療方法,也得到了各界醫學同仁的認可和贊許。

  從龐云龍的一生的工作經歷可以看出,他的一生就是傾其所學治病救人、真正為老百姓帶來健康、造福鄉鄰的一生,哪里需要就去哪里,緊跟黨的步伐,黨指向哪里就扎根到哪里,兢兢業業、踏踏實實地傾其畢生所學,為營崗龐氏中醫婦科、為祖國中醫事業的發展做出了自己應有的貢獻。

  龐氏中醫婦科重視中醫世家傳承,代代精于中醫婦科疑難雜癥的治療。后輩們除了汲取先輩們所積累的豐富難得的治療經驗之外,各自還有其獨特的創新之處,在中醫婦科治療領域不斷摸索,形成了更為完善的疾病治療體系,更是把其家世中醫傳承發展壯大。其八代傳人龐田民。即是其家世中醫傳承路上的一顆璀璨明星,深得其家族祖傳中醫婦科之精髓。因其自 幼受家世影響,耳濡目染。遍讀其家中之中醫藏書。幼時即能熟讀《黃帝內經》、《本草綱目》、《傷寒論》、《金匱要略》、《太素脈訣》等中醫基礎書籍,對中醫理論早有接觸,為其以后形成獨特的中醫思維打下堅實基礎。待其年歲稍大,課余時間又得以隨父出診于鄉鄰之中,有機會見識到各種各樣的病例,無形中又積累了相當的臨床治療經驗,這樣的家世影響為其以后的深造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其后來在河南省中醫學院上學。先后在北京中醫藥研究院,上海匯仁醫院、廣州中山市中醫院深造,把自家祖傳之中醫和更博大精深的祖國醫學融會貫通。學業有成后在西華縣中醫院工作,2000年,晉升為婦科副主任醫師。因其深得其父龐氏婦科第七代傳人龐云龍真傳,加之本人善于學習探索和總結,其醫學知識經驗在家學和祖國醫學的結合中得到極致的發展。其對不孕癥的治療有獨特的方法。著有《婦科大要》,發表論文11篇。其中,《功能性子宮出血的中藥治療》一文收編于《中國中醫新法大全》一書中,業績載入《中醫名人錄》,現為中華醫學會會員,周口醫學會委員。河南省生殖醫學會委員、政協西華縣第五至九屆委員。

【  德    墨    義    診  】

  那是道光年間,一天上午,剛下過雨,道路泥濘。遠遠的從村東頭駛來一輛馬車,趕車的把式一邊問路一邊前行,直奔“龐家老藥鋪”而來,剛到門口就拿出一掛丈余長的鞭炮。噼噼啪啪的響聲引得四鄰爭相觀看。藥房伙計忙出來看個究竟,但見倆仆人模樣的人正抬出一款紅綢匾額,上書四個鎏金大字“救死扶傷”……

  事情還得從半個月前的一次偶遇說起……那天,徳墨主仆二人外出義診歸來,途中突遇大雨,主仆二人只好在一大戶人家門樓下躲雨,可是等了半個時辰,雨卻越下越大,眼見天色已完全黑了下來,仆人忍不住焦急地問:“東家,怎么辦?要不咱們向這家借把傘吧?”“…好吧!這雨看起來短時間也停不了。”仆人就上前去用力叩打門環,不一會兒,院內出來一人,臉色極為難看:“不好意思,今天我們莊主無意待客,你們趕緊走吧!”這時大門打開,竟隱隱約約聽到了幾個人的哭聲。“家里人怎么了?”徳墨下意識地問。“少奶奶剛生完孩子,一切都挺好的,可好端端的卻突然出起血來。請了最好的大夫,也沒辦法,由于出血太多,人已經快不行了。你們還是快走吧,唉!”開門的人說道。“我們少東家是婦科大夫,讓他看一看吧!我們剛好路過。”見仆人已表明身份,徳墨也就點了點頭。通報過后,兩人來到偏房。但見床上躺著一個婦人,臉色蒼白、氣若游絲,已不省人事,一旁人等焦慮不安、手足無措。徳墨見此,也不多說便坐了下來為產婦把脈,大家都用異樣而焦急的目光看著...忽然,德墨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來,眼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此為氣隨血脫,當速速回陽救逆!快拿紙筆來!”只見他挽起袖口,撩起衣襟,刷刷刷!一會兒功夫寫出兩張藥方。“這第一張是救命用的,你們速去拿藥熬上。但病人已無法吃藥,你們可令少許棉花蘸上藥汁慢慢滴到她的口中。待明日五更時分,她必開口想喝稀粥!這便是得救了。至于另一方子,用作善后,可待明天再拿也無妨!”一切安排妥當,此時大雨也已停歇,主人家盡力挽留,但徳墨主仆卻并未留下用餐,而是連夜趕了回去。

  十余日后聽說:病人服過藥后,那天五更蘇醒后果真開口要喝稀飯!與徳墨所說竟一點不差!全家人又驚又喜。于是,做了牌匾趕著馬車一路而來,表達千恩萬謝...徳墨一時被譽為“神人”,而“德墨義診”一事也廣為流傳。

責任編輯:呂均煒
888集团游戏官方网址-888真人平台是不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