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城鎮 房產 圖片 視頻

數據

旗下欄目: 業內 數據 國土 環保

根本生物陳迎春: 放棄沃爾瑪百萬年薪押對新賽道,搗鼓出一家獨角

來源:京華時報網 責任編輯:佚名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1-26
摘要:屈指吾翁,恰八年荊蜀。星火叢中,風濤局上,轉青天芻粟。 8年彈指一瞬,快速奔跑的根本生物已成為一家兼具生產、研發、醫療于一體的龐大生態型公司,在健康醫療產業譜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商業邊界仍在飛速擴張,在獨家引進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山中伸彌首

他放棄百萬年薪押對新賽道,引諾獎得主弟子加盟,搗鼓出獨角獸

  屈指吾翁,恰八年荊蜀。星火叢中,風濤局上,轉青天芻粟。

  8年彈指一瞬,快速奔跑的根本生物已成為一家兼具生產、研發、醫療于一體的龐大生態型公司,在健康醫療產業譜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商業邊界仍在飛速擴張,在獨家引進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山中伸彌首席弟子近藤恭士科研團隊加入后,根本生物的發展一日千里。與同濟大學附屬第十人民醫院聯合成立再生醫學實驗室后,根本生物再下一城,攜手中國最大規格的東北國際醫院,共建東北首家生物細胞中心。

他放棄百萬年薪押對新賽道,引諾獎得主弟子加盟,搗鼓出獨角獸

  根本生物與同濟大學附屬第十人民醫院聯合生物細胞中心簽約儀式

  捷訊頻傳,但一切對陳迎春來說,僅僅是另一個開始。于不惑之年歸零再出發,陳迎春感覺自己好似重生了。自我價值的實現,從不是時代賦予誰,而是親手去創造,既然已立潮頭,就持續破浪下去。

  打破 “天花板”

  日拱一卒無有盡,功不唐捐終入海,這是陳迎春在沃爾瑪17年職業生涯的真實寫照。

  陳迎春很欣賞諸葛亮《出師表》里的“躬耕于南陽”,以見習生做起,到分區負責人,再到總經理,多年歷練沉浮,陳迎春自有一套方法論。十數年如一日,陳迎春嚴格踐行沃爾瑪所提倡的“日落原則”,當日事當日畢,絕不拖延。

他放棄百萬年薪押對新賽道,引諾獎得主弟子加盟,搗鼓出獨角獸

  陳迎春

  在沃爾瑪上下,陳迎春是出了名的“大滿貫”,北京、長春、沈陽、大連……每到一處,帶領的門店當年整體盈利排名皆在全國前十,這一傲人記錄,至今還無人打破。

  盡管戰績彪悍,陳迎春卻從不“居功自傲”,始終低調謙遜。在他看來,管理的最高境界在于“公仆領導”,既要有雷霆手段,也要有菩薩心腸,與員工真正建立起超合同關系。

  曾有位從沃爾瑪離職的員工,在入職新公司不久便出了意外,陳迎春聽說后,當即個人拿出一筆錢轉賬過去,同時發動募捐,將募資款及時送至前員工家屬手中。

  然而,并無幾人知曉的是,步步打拼至高位的陳迎春,為今天的這份從容通透付出了多少,光陰里的每一步,都以汗水和堅持做注解。

  在女兒出生僅三個月的時候,陳迎春就被任命調往山東,帶著對妻女的不舍,陳迎春還是選擇扛下重任。陳迎春沒有向外透露的是,山東之行,實則是臨危受命,起步異常艱難。

  除了要快速適應地方文化差異,當務之急是如何謀得北方市場的發展空間。陳迎春重新梳理架構,潛心把運營、成本結構調整到最佳,親臨一線巡查、問診、拿出對策。最終在短期內成功扭轉局勢,打出了漂亮的翻身仗。

  跨行根本生物,看似機緣巧合,其實是陳迎春深思熟慮后的決定。在和曾經的老上級,如今的根本生物創始人畢文寶再度重逢之后,亦師亦友的兩人長談至深夜,陳迎春激動得一夜未眠。翌日清晨,陳迎春給畢文寶去電:“寶哥,說什么我也要過來。”彼時,陳迎春的年薪已近百萬,而當下,陳迎春全然不關心待遇條件。

他放棄百萬年薪押對新賽道,引諾獎得主弟子加盟,搗鼓出獨角獸

  畢文寶

  “如果給人生設定天花板,會失去很多色彩,在巔峰時跑去一起創業,很多人認為我瘋了,但我一點沒有動搖過。”陳迎春渴望投入火中,鳳凰涅槃。

  押對新“賽道”

  360創始人周鴻祎曾說:“有一個對手永遠打不敗,那就是趨勢,世界永遠屬于判斷對趨勢的人。”

  多年高級職業經理人的基因,使陳迎春如海綿般善于接受新知的同時,商業嗅覺也磨煉得極其敏銳。當畢文寶向他介紹起細胞治療的概念時,陳迎春立刻洞察到背后隱藏的巨大前景。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追溯近10年間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獎者,就有多位是在細胞領域作出杰出貢獻者,這無疑代表著一種新趨勢的悄然崛起。

  另一個不容忽視的信號是,隨著國際細胞治療技術的普及,國內的風向標正在改變。在去年5月頒發的《“十三五”健康產業科技創新專項規劃》中,就明確要求加快干細胞與再生醫學的臨床應用。

  時隔半年有余,今年1月,國家知識產權局再次將干細胞與再生醫學、免疫治療、細胞治療等明確列為國家重點發展和亟需知識產權支持的重點產業之一。地方紛紛響應,上海已率先出臺扶持政策。

  一系列大動作背后,恰恰標志著國人在細胞治療方面有了更高、更廣闊的需求。據研究機構預測,全球干細胞治療產業產值到2020年前后可達4000億美元,免疫細胞治療將達到350億美元,以管窺豹,細胞醫療產業已然成為大健康產業發展的新藍海。

  “如果趨勢都被人看到的時候,它的意義其實也就不復存在。”在陳迎春看來,趨勢其實很微妙,太早看到用處不大,太晚則會錯過很多機會,只有在將起未起之時精準下手,才能時來天地皆同力。

  反觀根本生物進場的時間,對機會的捕捉和出手堪稱一劍封喉,使之從開局就擁有難以超越的先發優勢。

  與國內自主研發滯后的現狀相比,日本在應用iPS細胞領域一直處于世界領先地位。早在2006年時,京都大學教授山中伸彌就因研發出誘導多能干細胞(iPS細胞)而震驚業界,他將四個與干細胞特性相關的轉錄因子,利用反轉錄病毒的方式導入皮膚纖維母細胞后,促使纖維母細胞重新再程序,形成具有多能性干細胞的分化能力。

他放棄百萬年薪押對新賽道,引諾獎得主弟子加盟,搗鼓出獨角獸

  京都大學教授山中伸彌

  通過iPS細胞誘導分化功能性β細胞,使高度分化的體細胞重編程為一種新型多能干細胞,建立出急性1型糖尿病病態模型,從而逆轉甚至治愈糖尿病情。山中伸彌憑借在細胞核重新編程研究領域的貢獻,一舉摘得2012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在2015年,山中伸彌及團隊開始針對包括癌癥、心力衰竭、糖尿病、神經退行性疾病和難治性肌肉疾病等方向探索干細胞在治療領域的臨床應用,并于次年利iPS細胞成功培養出具有殺傷癌細胞能力的“殺手T細胞”,使再生免疫細胞療法向癌癥臨床治療更進一步。

  對高速發展中根本生物來說,如何將這項成熟技術充分引進到國內落地,是能否持續搶跑的關鍵所在。

  許是被這份非我不可的擔當所折服,許是被這份非做不可的執著所打動,根本生物于今年迎來了近藤博士及其核心團隊的加入。近藤博士師從山中伸彌多年,是日本京都大學iPS細胞研究所胰島β干細胞再生技術項目帶頭人,亦是日本再生醫療學會指定醫師,學術與臨床經驗造詣深厚。

  更長遠的意義在于,近藤博士并非以顧問的身份,而是真正作為根本生物的一員,參與到整個公司的運營中來,致力將國際最前沿的iPS細胞技術率先在中國應用轉化。

他放棄百萬年薪押對新賽道,引諾獎得主弟子加盟,搗鼓出獨角獸

  近藤博士

  正如前全球首富比爾蓋茨所言:“誰占領先機,誰就大權在握”,至此,占據賽道制高點的根本生物,已然成為全域生命健康管理行業里的新興獨角獸,勢不可擋。

  多維度“破壁”

  “我們不叫顛覆,而是破壁。”在根本生物的規劃版圖里,將以“三步走”的戰略由內而外一層一層地破,陳迎春說,一旦每個維度都在破壁的時候,就會形成價值共振,架起無可撼動的護城河。

  第一步側重“尖端科學引進”,也是整個構建的基石,陳迎春對此的解讀是“拿來主義”,即將海內外優質資源與技術成果“帶”回國內生根。這種由成熟市場成熟產品,利用時間差,穿越到新興市場的打法,是華為、聯想等高科技企業最擅長的戰術,而根本生物又將這類玩法做了2.0版升級,多項全球專利國內獨家運營,自有技術與合作并重。

他放棄百萬年薪押對新賽道,引諾獎得主弟子加盟,搗鼓出獨角獸

  無限風光在險峰,為了拿到中國區代理權和專利技術,陳迎春跟隨畢文寶多次前往國外,個中艱辛,遠非常人能體會。為了得到洽談機會,最久的一次,兩人等了近8個小時,卻仍吃了閉門羹,也曾在簽約關頭突遭對方反水,若無一往無前的強大信念,便無法成就今天的根本生物。

  百二秦關終屬楚,憑借鍥而不舍的誠意及出色的談判技巧,根本生物先后與日本京都大學、日本國立免疫細胞研究所、日本最大細胞制品公司CELLBANK達成合作引進協議。

  第二步“臨床應用”則是最為關鍵又兇險的一環,目前中國還尚未有iPS落地的案例,根本生物想做第一個“吃螃蟹”者。為快速完成轉化,根本生物專門成立“細胞技術成果轉化臨床試驗”團隊,為拉到頂尖科研人才,有時陳迎春上午還在北京,下午就得趕往大連,晚上又在飛往深圳的飛機上,少有合眼之時。

  有次,陳迎春約見一位重點醫院的主任醫師,在講了大半天之后,對方忽然臉色一凜,陳迎春心中一沉,對方卻又忽地笑了:“我同意。”這種大起大落的過山車式體驗,讓陳迎春直呼受不了。

  如今,根本生物的生命技術健康平臺已囊括多位重量級外籍細胞專家,復旦醫學院及301醫院主任級科技人士,在獲得多項自主知識產權的同時,業已申請自身免疫細胞治療第三類醫療技術準入。技術更新與迭代之快,讓虎視眈眈的“競爭者”們望塵莫及。

  第三步的“產業化發展”,則關系根本生物的持續運營。根本生物以三甲醫院為切入點,聯合共建實驗室,雙軌推進,賦能區域范圍全域醫療健康服務能力。目前,根本生物已覆蓋數十家區域細胞技術中心及區域健康管理中心,這一數字還在以燎原之勢不斷更新。

他放棄百萬年薪押對新賽道,引諾獎得主弟子加盟,搗鼓出獨角獸

  根本生物細胞技術中心

  今年,根本生物又攜手同濟十院成立再生醫學實驗室,以及與東北醫院共建首家生物細胞中心,二者皆是擁有雄厚醫學基礎的國內首屈一指的高端國際化醫院,開創了國內首個由企業與三甲醫院合作,把國際領先的iPS細胞技術應用于臨床研究轉化的合作項目,未來還將持續布局全國醫療體系。

  憑借“技術+學科+醫院”的聯結,根本生物為自己打造出了一道牢不可破的競爭壁壘。在陳迎春看來,把每一步都做到極致,才能呈現爆發式的結果,但一切又必須堅守“愛與責任”的原則,這也是根本生物從成立伊始便立下的核心價值觀。

  高度決定眼界,眼界決定境界,能做到百年的企業一定會把社會責任放在第一位,能真正為社會解決痛點問題,企業才能擁有長盛不衰的競爭力。

責任編輯:佚名
888集团游戏官方网址-888真人平台是不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