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城鎮 房產 圖片 視頻

熱評

旗下欄目: 國際 國內 時局 熱評

曾經榮耀400年,70年前突然消失,鄭州老炮兒,你知道雙橋嗎

來源:京華時報網 責任編輯:佚名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3-01
摘要:雙橋是什么? 雙橋是一個村 它位于鄭州市惠濟區,邙山腳下、黃河之濱,因早年索須河流經該村,村子南北各架個座木橋而得名。 雙橋是一種酒 其始于唐,盛于明清。據中唐李肇《國史補》記載:酒則郢州之富水,烏程之若上,滎陽之土窯春,劍南之燒春,另唐書中
 

雙橋是什么?

雙橋是一個村

它位于鄭州市惠濟區,邙山腳下、黃河之濱,因早年索須河流經該村,村子南北各架個座木橋而得名。

雙橋是一種酒

其始于唐,盛于明清。據中唐李肇《國史補》記載:”酒則郢州之富水,烏程之若上,滎陽之土窯春,劍南之燒春……”,另唐書中還有記:”鄭人以滎水釀酒,近邑與遠郊美數倍”。這里所說的滎陽為古滎陽,就是雙橋村所在區域,土窯春即為雙橋酒的前身。這就是說,至少從大唐訖始,雙橋酒不但味美,還與劍南春、杜康齊名天下。

雙橋是一個人

明神宗年間,滎陽鄭姓酒師因膝下無子,遂將家傳土窯春釀造手藝傳于婿——雙橋村王姓九世傳人王宏業。

因索須河水經厚土過濾凈化后滲入村子地下水層,村內地高井深,井水清冽甘甜,是釀酒的最佳好水,王宏業遂用鄭、滎兩縣所產之高梁加大麥神曲,經發酵、蒸餾、陳貯等原始工藝,釀制成了晶瑩剔透、窯香濃郁、甜凈醇厚、回味悠長,被時人傳頌為”隔壁千家醉,開坊十里香”的雙橋佳釀。

雙橋是一種文化

明萬歷年間,神宗皇帝巡游中原,因連日體察民情鞍馬勞頓,偶得地方知州李明德獻上雙橋一壇,神宗皇帝飲用一杯后神清氣爽,三杯過后心曠神怡,不禁連連稱頌”天下美酒,雙橋是也”。

翌日,神宗皇帝還特意召見了雙橋族長王起云,欽賜墨寶:”雙橋老酒,御液瓊漿”,雙橋老酒遂就此成為貢品。

康熙二十六年秋,東閣大學士劉統勛到河南治水,因操勞過度筋疲力盡病倒在了工棚內,協辦大學士兆惠讓他飲用了一杯雙橋陳釀,劉統勛飲后頓覺一股暖流頃刻傳遍全身,其甘醇濃香之味讓他五內舒暢精神煥發,于是就親自來到雙橋村準備再買兩壇陳釀送于宮中,但酒師知道他的身分后卻堅持千金不賣,只要他留下一幅墨寶,于是劉統勛順手就寫出了如今被雙橋人廣為傳頌的”精釀甘醇雙橋酒,三杯能解萬事愁”千古佳句,雙橋酒也因此再度成為貢品并聲名鵲起。

清光緒二十七年農歷十月,光緒帝偕慈禧太后一行由西安返京途徑鄭州時,因偶然聽到了”提起雙橋酒,難禁口水流”的民謠,尋問究竟,于是知州李元禎就給光緒帝講了雙橋酒的來歷,并將雙橋酒獻給光緒和慈禧飲用,光緒和慈禧飲用后也是贊嘆不已,雙橋酒由此又一次名聲大噪,并行銷中原大地和大江南北。

雙橋是一段歷史

也正是由于雙橋酒遠近聞名,再加上村子靠近黃河,雙橋村遂成為黃河船運的特色名鎮。

那時的雙橋,黃河岸邊停滿了南來北往的舟船,村子里往來著車水馬龍的客商,店小二熱情的招呼聲不絕于耳,俠客們豪爽的酒令聲豪氣震天,街道上酒旗旌風,河面上輯帆成林,大道上馬蹄聲碎,一派繁忙景象。

因而時有詩云:”酒幔高樓一百家,酒香滿村處處花”。

雙橋是一段記憶

民國及解放初期,雙橋村釀酒業興盛,家家戶戶釀酒,大戶單獨開酒坊,小戶聯合作酒莊,釀酒賣酒不但成為雙橋獨特一景,也讓雙橋村民最早發家致富。

當地廟李村王俊德老人說,1927年他在長春路(現在的鄭州市二七路)開過一家酒店,那時一條街上的酒家賣的基本都是雙橋酒,雖然價格高于外來白酒,但大家卻都最愛喝。

《文俠李暕》作者蔡增俊在書中稱,”道光十八年,我曾去中牟縣東漳,二里多地一條東西大街竟然有十八家酒館,每逢節日,將有數千斤雙橋老酒下肚”,”清末民初,沿黃村民多用手推車推上自己產的高粱,帶上酒簍,走上百里,到雙橋村去換酒,甚至有了’一天走上九十九,要喝雙橋高粱酒’”的諺語。

據鄭州一些老市民回憶,鄭州市當時最有名的四個商號”五美長”、”四美春”、”鴻興源”、”長春堂”,均爭相包銷雙橋老酒,而新近開張的酒店,也都以能成為雙橋酒銷售商為榮。

但1950年后,由于實行酒類專賣,雙橋村的酒坊紛紛停業,雙橋酒就此銷聲匿跡,悄然退出了歷史舞臺。

做為紅極一時的”老字號”,雙橋成了老鄭州人津津樂道、揮之不去的記憶。

雙橋是一種傳承

2003年,雙橋村的長者們找到了雙橋王家21世傳人王玉欣說,雙橋酒已經有400多年歷史了,不能在我們手中丟了,不然我們對不起雙橋,對不起雙橋人。

于是,雙橋人從那時起,又毅然挑起了振興和發揚雙橋酒的重任。

他們依照雙橋村世代相傳的釀酒技術,全部采用人工工藝,選用中原糧食主產區優質小麥、大麥、豌豆制成的紅心槐瓤、菊花瓣三種中高溫大曲作曲,用北方優質高粱為原料,以老五甄續渣法混蒸混燒,使用傳統地鍋蒸酒,量質摘酒,并開創性地采用了北方罕見的小窯池釀造工藝,在古窯泥池固態發酵數十天,讓酒醅的發酵更加充分均勻,生成更多的提香物質,使酒體更加豐滿,口感更加綿柔。尤其是其獨特的”三鍋一混”摘酒技術,采用蒸酒過程中的”中段”成分作為主體,去除了”酒頭”中的初級雜質和”酒尾”中的末級雜技,保留了蒸酒過程最精華的部分,而蒸出的酒則分級貯存在陶瓷壇中,在恒溫、恒濕的地窯中陳釀老熟一年后,經精心勾兌調味而成,讓成酒清澈透明、綿甜柔和,酒體豐滿而不失清爽,窯香濃郁而不失優雅。

于是,帶著原始古風,帶著情懷回味,帶著殷切期盼,帶著厚重底韻,雙橋酒再次走進了人們的視線,走進了我們的生活。

雙橋酒,由此理所當然地成了”鄭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

雙橋是一種情懷

黃河母親孕育了中華文明,也造就了雙橋佳釀。

悠久的文化,賦予了雙橋酒豐富的內涵;古老的工藝,造就了雙橋酒完美的品質;淳樸的民風,創造了雙橋酒良好的聲譽;而400年的傳承,則鑄就了幾代鄭州人記憶深處刻骨銘心的專屬味道。

 

雙橋是什么?

雙橋是一個村

它位于鄭州市惠濟區,邙山腳下、黃河之濱,因早年索須河流經該村,村子南北各架個座木橋而得名。

雙橋是一種酒

其始于唐,盛于明清。據中唐李肇《國史補》記載:”酒則郢州之富水,烏程之若上,滎陽之土窯春,劍南之燒春……”,另唐書中還有記:”鄭人以滎水釀酒,近邑與遠郊美數倍”。這里所說的滎陽為古滎陽,就是雙橋村所在區域,土窯春即為雙橋酒的前身。這就是說,至少從大唐訖始,雙橋酒不但味美,還與劍南春、杜康齊名天下。

雙橋是一個人

明神宗年間,滎陽鄭姓酒師因膝下無子,遂將家傳土窯春釀造手藝傳于婿——雙橋村王姓九世傳人王宏業。

因索須河水經厚土過濾凈化后滲入村子地下水層,村內地高井深,井水清冽甘甜,是釀酒的最佳好水,王宏業遂用鄭、滎兩縣所產之高梁加大麥神曲,經發酵、蒸餾、陳貯等原始工藝,釀制成了晶瑩剔透、窯香濃郁、甜凈醇厚、回味悠長,被時人傳頌為”隔壁千家醉,開坊十里香”的雙橋佳釀。

雙橋是一種文化

明萬歷年間,神宗皇帝巡游中原,因連日體察民情鞍馬勞頓,偶得地方知州李明德獻上雙橋一壇,神宗皇帝飲用一杯后神清氣爽,三杯過后心曠神怡,不禁連連稱頌”天下美酒,雙橋是也”。

翌日,神宗皇帝還特意召見了雙橋族長王起云,欽賜墨寶:”雙橋老酒,御液瓊漿”,雙橋老酒遂就此成為貢品。

康熙二十六年秋,東閣大學士劉統勛到河南治水,因操勞過度筋疲力盡病倒在了工棚內,協辦大學士兆惠讓他飲用了一杯雙橋陳釀,劉統勛飲后頓覺一股暖流頃刻傳遍全身,其甘醇濃香之味讓他五內舒暢精神煥發,于是就親自來到雙橋村準備再買兩壇陳釀送于宮中,但酒師知道他的身分后卻堅持千金不賣,只要他留下一幅墨寶,于是劉統勛順手就寫出了如今被雙橋人廣為傳頌的”精釀甘醇雙橋酒,三杯能解萬事愁”千古佳句,雙橋酒也因此再度成為貢品并聲名鵲起。

清光緒二十七年農歷十月,光緒帝偕慈禧太后一行由西安返京途徑鄭州時,因偶然聽到了”提起雙橋酒,難禁口水流”的民謠,尋問究竟,于是知州李元禎就給光緒帝講了雙橋酒的來歷,并將雙橋酒獻給光緒和慈禧飲用,光緒和慈禧飲用后也是贊嘆不已,雙橋酒由此又一次名聲大噪,并行銷中原大地和大江南北。

雙橋是一段歷史

也正是由于雙橋酒遠近聞名,再加上村子靠近黃河,雙橋村遂成為黃河船運的特色名鎮。

那時的雙橋,黃河岸邊停滿了南來北往的舟船,村子里往來著車水馬龍的客商,店小二熱情的招呼聲不絕于耳,俠客們豪爽的酒令聲豪氣震天,街道上酒旗旌風,河面上輯帆成林,大道上馬蹄聲碎,一派繁忙景象。

因而時有詩云:”酒幔高樓一百家,酒香滿村處處花”。

雙橋是一段記憶

民國及解放初期,雙橋村釀酒業興盛,家家戶戶釀酒,大戶單獨開酒坊,小戶聯合作酒莊,釀酒賣酒不但成為雙橋獨特一景,也讓雙橋村民最早發家致富。

當地廟李村王俊德老人說,1927年他在長春路(現在的鄭州市二七路)開過一家酒店,那時一條街上的酒家賣的基本都是雙橋酒,雖然價格高于外來白酒,但大家卻都最愛喝。

《文俠李暕》作者蔡增俊在書中稱,”道光十八年,我曾去中牟縣東漳,二里多地一條東西大街竟然有十八家酒館,每逢節日,將有數千斤雙橋老酒下肚”,”清末民初,沿黃村民多用手推車推上自己產的高粱,帶上酒簍,走上百里,到雙橋村去換酒,甚至有了’一天走上九十九,要喝雙橋高粱酒’”的諺語。

據鄭州一些老市民回憶,鄭州市當時最有名的四個商號”五美長”、”四美春”、”鴻興源”、”長春堂”,均爭相包銷雙橋老酒,而新近開張的酒店,也都以能成為雙橋酒銷售商為榮。

但1950年后,由于實行酒類專賣,雙橋村的酒坊紛紛停業,雙橋酒就此銷聲匿跡,悄然退出了歷史舞臺。

做為紅極一時的”老字號”,雙橋成了老鄭州人津津樂道、揮之不去的記憶。

雙橋是一種傳承

2003年,雙橋村的長者們找到了雙橋王家21世傳人王玉欣說,雙橋酒已經有400多年歷史了,不能在我們手中丟了,不然我們對不起雙橋,對不起雙橋人。

于是,雙橋人從那時起,又毅然挑起了振興和發揚雙橋酒的重任。

他們依照雙橋村世代相傳的釀酒技術,全部采用人工工藝,選用中原糧食主產區優質小麥、大麥、豌豆制成的紅心槐瓤、菊花瓣三種中高溫大曲作曲,用北方優質高粱為原料,以老五甄續渣法混蒸混燒,使用傳統地鍋蒸酒,量質摘酒,并開創性地采用了北方罕見的小窯池釀造工藝,在古窯泥池固態發酵數十天,讓酒醅的發酵更加充分均勻,生成更多的提香物質,使酒體更加豐滿,口感更加綿柔。尤其是其獨特的”三鍋一混”摘酒技術,采用蒸酒過程中的”中段”成分作為主體,去除了”酒頭”中的初級雜質和”酒尾”中的末級雜技,保留了蒸酒過程最精華的部分,而蒸出的酒則分級貯存在陶瓷壇中,在恒溫、恒濕的地窯中陳釀老熟一年后,經精心勾兌調味而成,讓成酒清澈透明、綿甜柔和,酒體豐滿而不失清爽,窯香濃郁而不失優雅。

于是,帶著原始古風,帶著情懷回味,帶著殷切期盼,帶著厚重底韻,雙橋酒再次走進了人們的視線,走進了我們的生活。

雙橋酒,由此理所當然地成了”鄭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

雙橋是一種情懷

黃河母親孕育了中華文明,也造就了雙橋佳釀。

悠久的文化,賦予了雙橋酒豐富的內涵;古老的工藝,造就了雙橋酒完美的品質;淳樸的民風,創造了雙橋酒良好的聲譽;而400年的傳承,則鑄就了幾代鄭州人記憶深處刻骨銘心的專屬味道。


雙橋是什么?

雙橋是一個村

它位于鄭州市惠濟區,邙山腳下、黃河之濱,因早年索須河流經該村,村子南北各架個座木橋而得名。

雙橋是一種酒

其始于唐,盛于明清。據中唐李肇《國史補》記載:”酒則郢州之富水,烏程之若上,滎陽之土窯春,劍南之燒春……”,另唐書中還有記:”鄭人以滎水釀酒,近邑與遠郊美數倍”。這里所說的滎陽為古滎陽,就是雙橋村所在區域,土窯春即為雙橋酒的前身。這就是說,至少從大唐訖始,雙橋酒不但味美,還與劍南春、杜康齊名天下。

雙橋是一個人

明神宗年間,滎陽鄭姓酒師因膝下無子,遂將家傳土窯春釀造手藝傳于婿——雙橋村王姓九世傳人王宏業。

因索須河水經厚土過濾凈化后滲入村子地下水層,村內地高井深,井水清冽甘甜,是釀酒的最佳好水,王宏業遂用鄭、滎兩縣所產之高梁加大麥神曲,經發酵、蒸餾、陳貯等原始工藝,釀制成了晶瑩剔透、窯香濃郁、甜凈醇厚、回味悠長,被時人傳頌為”隔壁千家醉,開坊十里香”的雙橋佳釀。

雙橋是一種文化

明萬歷年間,神宗皇帝巡游中原,因連日體察民情鞍馬勞頓,偶得地方知州李明德獻上雙橋一壇,神宗皇帝飲用一杯后神清氣爽,三杯過后心曠神怡,不禁連連稱頌”天下美酒,雙橋是也”。

翌日,神宗皇帝還特意召見了雙橋族長王起云,欽賜墨寶:”雙橋老酒,御液瓊漿”,雙橋老酒遂就此成為貢品。

康熙二十六年秋,東閣大學士劉統勛到河南治水,因操勞過度筋疲力盡病倒在了工棚內,協辦大學士兆惠讓他飲用了一杯雙橋陳釀,劉統勛飲后頓覺一股暖流頃刻傳遍全身,其甘醇濃香之味讓他五內舒暢精神煥發,于是就親自來到雙橋村準備再買兩壇陳釀送于宮中,但酒師知道他的身分后卻堅持千金不賣,只要他留下一幅墨寶,于是劉統勛順手就寫出了如今被雙橋人廣為傳頌的”精釀甘醇雙橋酒,三杯能解萬事愁”千古佳句,雙橋酒也因此再度成為貢品并聲名鵲起。

清光緒二十七年農歷十月,光緒帝偕慈禧太后一行由西安返京途徑鄭州時,因偶然聽到了”提起雙橋酒,難禁口水流”的民謠,尋問究竟,于是知州李元禎就給光緒帝講了雙橋酒的來歷,并將雙橋酒獻給光緒和慈禧飲用,光緒和慈禧飲用后也是贊嘆不已,雙橋酒由此又一次名聲大噪,并行銷中原大地和大江南北。

雙橋是一段歷史

也正是由于雙橋酒遠近聞名,再加上村子靠近黃河,雙橋村遂成為黃河船運的特色名鎮。

那時的雙橋,黃河岸邊停滿了南來北往的舟船,村子里往來著車水馬龍的客商,店小二熱情的招呼聲不絕于耳,俠客們豪爽的酒令聲豪氣震天,街道上酒旗旌風,河面上輯帆成林,大道上馬蹄聲碎,一派繁忙景象。

因而時有詩云:”酒幔高樓一百家,酒香滿村處處花”。

雙橋是一段記憶

民國及解放初期,雙橋村釀酒業興盛,家家戶戶釀酒,大戶單獨開酒坊,小戶聯合作酒莊,釀酒賣酒不但成為雙橋獨特一景,也讓雙橋村民最早發家致富。

當地廟李村王俊德老人說,1927年他在長春路(現在的鄭州市二七路)開過一家酒店,那時一條街上的酒家賣的基本都是雙橋酒,雖然價格高于外來白酒,但大家卻都最愛喝。

《文俠李暕》作者蔡增俊在書中稱,”道光十八年,我曾去中牟縣東漳,二里多地一條東西大街竟然有十八家酒館,每逢節日,將有數千斤雙橋老酒下肚”,”清末民初,沿黃村民多用手推車推上自己產的高粱,帶上酒簍,走上百里,到雙橋村去換酒,甚至有了’一天走上九十九,要喝雙橋高粱酒’”的諺語。

據鄭州一些老市民回憶,鄭州市當時最有名的四個商號”五美長”、”四美春”、”鴻興源”、”長春堂”,均爭相包銷雙橋老酒,而新近開張的酒店,也都以能成為雙橋酒銷售商為榮。

但1950年后,由于實行酒類專賣,雙橋村的酒坊紛紛停業,雙橋酒就此銷聲匿跡,悄然退出了歷史舞臺。

做為紅極一時的”老字號”,雙橋成了老鄭州人津津樂道、揮之不去的記憶。

雙橋是一種傳承

2003年,雙橋村的長者們找到了雙橋王家21世傳人王玉欣說,雙橋酒已經有400多年歷史了,不能在我們手中丟了,不然我們對不起雙橋,對不起雙橋人。

于是,雙橋人從那時起,又毅然挑起了振興和發揚雙橋酒的重任。

他們依照雙橋村世代相傳的釀酒技術,全部采用人工工藝,選用中原糧食主產區優質小麥、大麥、豌豆制成的紅心槐瓤、菊花瓣三種中高溫大曲作曲,用北方優質高粱為原料,以老五甄續渣法混蒸混燒,使用傳統地鍋蒸酒,量質摘酒,并開創性地采用了北方罕見的小窯池釀造工藝,在古窯泥池固態發酵數十天,讓酒醅的發酵更加充分均勻,生成更多的提香物質,使酒體更加豐滿,口感更加綿柔。尤其是其獨特的”三鍋一混”摘酒技術,采用蒸酒過程中的”中段”成分作為主體,去除了”酒頭”中的初級雜質和”酒尾”中的末級雜技,保留了蒸酒過程最精華的部分,而蒸出的酒則分級貯存在陶瓷壇中,在恒溫、恒濕的地窯中陳釀老熟一年后,經精心勾兌調味而成,讓成酒清澈透明、綿甜柔和,酒體豐滿而不失清爽,窯香濃郁而不失優雅。

于是,帶著原始古風,帶著情懷回味,帶著殷切期盼,帶著厚重底韻,雙橋酒再次走進了人們的視線,走進了我們的生活。

雙橋酒,由此理所當然地成了”鄭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

雙橋是一種情懷

黃河母親孕育了中華文明,也造就了雙橋佳釀。

悠久的文化,賦予了雙橋酒豐富的內涵;古老的工藝,造就了雙橋酒完美的品質;淳樸的民風,創造了雙橋酒良好的聲譽;而400年的傳承,則鑄就了幾代鄭州人記憶深處刻骨銘心的專屬味道

       雙橋是什么?

雙橋是一個村

它位于鄭州市惠濟區,邙山腳下、黃河之濱,因早年索須河流經該村,村子南北各架個座木橋而得名。

雙橋是一種酒

其始于唐,盛于明清。據中唐李肇《國史補》記載:”酒則郢州之富水,烏程之若上,滎陽之土窯春,劍南之燒春……”,另唐書中還有記:”鄭人以滎水釀酒,近邑與遠郊美數倍”。這里所說的滎陽為古滎陽,就是雙橋村所在區域,土窯春即為雙橋酒的前身。這就是說,至少從大唐訖始,雙橋酒不但味美,還與劍南春、杜康齊名天下。

雙橋是一個人

明神宗年間,滎陽鄭姓酒師因膝下無子,遂將家傳土窯春釀造手藝傳于婿——雙橋村王姓九世傳人王宏業。

因索須河水經厚土過濾凈化后滲入村子地下水層,村內地高井深,井水清冽甘甜,是釀酒的最佳好水,王宏業遂用鄭、滎兩縣所產之高梁加大麥神曲,經發酵、蒸餾、陳貯等原始工藝,釀制成了晶瑩剔透、窯香濃郁、甜凈醇厚、回味悠長,被時人傳頌為”隔壁千家醉,開坊十里香”的雙橋佳釀。

雙橋是一種文化

明萬歷年間,神宗皇帝巡游中原,因連日體察民情鞍馬勞頓,偶得地方知州李明德獻上雙橋一壇,神宗皇帝飲用一杯后神清氣爽,三杯過后心曠神怡,不禁連連稱頌”天下美酒,雙橋是也”。

翌日,神宗皇帝還特意召見了雙橋族長王起云,欽賜墨寶:”雙橋老酒,御液瓊漿”,雙橋老酒遂就此成為貢品。

康熙二十六年秋,東閣大學士劉統勛到河南治水,因操勞過度筋疲力盡病倒在了工棚內,協辦大學士兆惠讓他飲用了一杯雙橋陳釀,劉統勛飲后頓覺一股暖流頃刻傳遍全身,其甘醇濃香之味讓他五內舒暢精神煥發,于是就親自來到雙橋村準備再買兩壇陳釀送于宮中,但酒師知道他的身分后卻堅持千金不賣,只要他留下一幅墨寶,于是劉統勛順手就寫出了如今被雙橋人廣為傳頌的”精釀甘醇雙橋酒,三杯能解萬事愁”千古佳句,雙橋酒也因此再度成為貢品并聲名鵲起。

清光緒二十七年農歷十月,光緒帝偕慈禧太后一行由西安返京途徑鄭州時,因偶然聽到了”提起雙橋酒,難禁口水流”的民謠,尋問究竟,于是知州李元禎就給光緒帝講了雙橋酒的來歷,并將雙橋酒獻給光緒和慈禧飲用,光緒和慈禧飲用后也是贊嘆不已,雙橋酒由此又一次名聲大噪,并行銷中原大地和大江南北。

雙橋是一段歷史

也正是由于雙橋酒遠近聞名,再加上村子靠近黃河,雙橋村遂成為黃河船運的特色名鎮。

那時的雙橋,黃河岸邊停滿了南來北往的舟船,村子里往來著車水馬龍的客商,店小二熱情的招呼聲不絕于耳,俠客們豪爽的酒令聲豪氣震天,街道上酒旗旌風,河面上輯帆成林,大道上馬蹄聲碎,一派繁忙景象。

因而時有詩云:”酒幔高樓一百家,酒香滿村處處花”。

雙橋是一段記憶

民國及解放初期,雙橋村釀酒業興盛,家家戶戶釀酒,大戶單獨開酒坊,小戶聯合作酒莊,釀酒賣酒不但成為雙橋獨特一景,也讓雙橋村民最早發家致富。

當地廟李村王俊德老人說,1927年他在長春路(現在的鄭州市二七路)開過一家酒店,那時一條街上的酒家賣的基本都是雙橋酒,雖然價格高于外來白酒,但大家卻都最愛喝。

《文俠李暕》作者蔡增俊在書中稱,”道光十八年,我曾去中牟縣東漳,二里多地一條東西大街竟然有十八家酒館,每逢節日,將有數千斤雙橋老酒下肚”,”清末民初,沿黃村民多用手推車推上自己產的高粱,帶上酒簍,走上百里,到雙橋村去換酒,甚至有了’一天走上九十九,要喝雙橋高粱酒’”的諺語。

據鄭州一些老市民回憶,鄭州市當時最有名的四個商號”五美長”、”四美春”、”鴻興源”、”長春堂”,均爭相包銷雙橋老酒,而新近開張的酒店,也都以能成為雙橋酒銷售商為榮。

但1950年后,由于實行酒類專賣,雙橋村的酒坊紛紛停業,雙橋酒就此銷聲匿跡,悄然退出了歷史舞臺。

做為紅極一時的”老字號”,雙橋成了老鄭州人津津樂道、揮之不去的記憶。

雙橋是一種傳承

2003年,雙橋村的長者們找到了雙橋王家21世傳人王玉欣說,雙橋酒已經有400多年歷史了,不能在我們手中丟了,不然我們對不起雙橋,對不起雙橋人。

于是,雙橋人從那時起,又毅然挑起了振興和發揚雙橋酒的重任。

他們依照雙橋村世代相傳的釀酒技術,全部采用人工工藝,選用中原糧食主產區優質小麥、大麥、豌豆制成的紅心槐瓤、菊花瓣三種中高溫大曲作曲,用北方優質高粱為原料,以老五甄續渣法混蒸混燒,使用傳統地鍋蒸酒,量質摘酒,并開創性地采用了北方罕見的小窯池釀造工藝,在古窯泥池固態發酵數十天,讓酒醅的發酵更加充分均勻,生成更多的提香物質,使酒體更加豐滿,口感更加綿柔。尤其是其獨特的”三鍋一混”摘酒技術,采用蒸酒過程中的”中段”成分作為主體,去除了”酒頭”中的初級雜質和”酒尾”中的末級雜技,保留了蒸酒過程最精華的部分,而蒸出的酒則分級貯存在陶瓷壇中,在恒溫、恒濕的地窯中陳釀老熟一年后,經精心勾兌調味而成,讓成酒清澈透明、綿甜柔和,酒體豐滿而不失清爽,窯香濃郁而不失優雅。

于是,帶著原始古風,帶著情懷回味,帶著殷切期盼,帶著厚重底韻,雙橋酒再次走進了人們的視線,走進了我們的生活。

雙橋酒,由此理所當然地成了”鄭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

雙橋是一種情懷

黃河母親孕育了中華文明,也造就了雙橋佳釀。

悠久的文化,賦予了雙橋酒豐富的內涵;古老的工藝,造就了雙橋酒完美的品質;淳樸的民風,創造了雙橋酒良好的聲譽;而400年的傳承,則鑄就了幾代鄭州人記憶深處刻骨銘心的專屬味道。

 

責任編輯:佚名
888集团游戏官方网址-888真人平台是不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