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城鎮 房產 圖片 視頻

熱評

旗下欄目: 國際 國內 時局 熱評

安徽繁昌:法院調解侵害國家利益及案外人利益被指枉法

來源:互聯網 責任編輯:白雪 人氣: 發布時間:2018-11-11
摘要:法院調解又稱訴訟中調解。在我國的司法實踐中,法院調解一直是當事人用于協商解決糾紛、結束訴訟、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審結民事案件、經濟糾紛案件的制度。而法院調解也是有條件限制的,并不是所有的案子都適用調解。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調

法院調解又稱訴訟中調解。在我國的司法實踐中,法院調解一直是當事人用于協商解決糾紛、結束訴訟、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審結民事案件、經濟糾紛案件的制度。而法院調解也是有條件限制的,并不是所有的案子都適用調解。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調解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二條,如果調解協議侵害了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者案外人利益的,人民法院將不予確認。但是,在安徽省繁昌縣,卻發生了這樣的怪事,調解協議明顯侵害了國家利益和案外人的利益,而繁昌縣人民法院孫武法官卻堅持法院調解有效。背后到底有何隱情,讓一位人民法官愿意背離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堅持調解有效?近期,記者三度趕赴繁昌,以期了解事實,調查真相。

 

江蘇裕和(安徽裕和):法院調解如此草率和任性 明顯枉法

第一次見到江蘇裕和礦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江蘇裕和)法人代表龔建峰是今年的9月8日上午十點左右。剛開始他情緒非常激動。他告訴記者,2015年9月,在朋友介紹下,江蘇裕和與安徽省蕪湖市繁昌縣龍城新型墻體材料有限公司(下稱龍城墻體)和繁昌縣荻港鎮分水嶺煤矸石礦(下稱荻港煤矸石礦)達成投資重組意向協議,并取得了繁昌縣政府、蕪湖市國土資源局、荻港鎮政府的大力支持。繁昌縣人民政府辦公室(2015)1219號抄告單顯示,關于上述資產重組,繁昌縣人民政府縣長金貴以及副縣長殷瓊、羅毅一致批示同意。2016年1月18日,經江蘇裕和努力,縣各級領導又對荻港煤矸石礦“十三五”期間保留礦山作出了同意的批示。

而就在這一切正有序進行,江蘇裕和與龍城墻體及荻港煤矸石礦正式的股權協議也簽訂了的時候,蹊蹺的事情發生了。江蘇裕和發現,龍城墻體及荻港煤矸石礦的股權轉讓,搞出來了一個“一女二嫁”的笑話。它在和江蘇裕和搞資產重組的同時,也在秘密和另一個叫沈木的商人談著同樣的事情。且偷偷簽訂了一個所謂的《三方協議》。而這個協議明顯是違法的,因為協議甲方龍城墻體及荻港煤矸石礦在重組之前尚有8000多萬的債務未償還,全部債權人共有100多個。這些債權人中,更有政府和銀行,牽扯到國家利益,牽扯到大額國有資產的流失。因此,所謂的《三方協議》并沒有得到政府和銀行以及其它100多個債權人的支持,在簽訂協議時,甲方沒有得到政府和銀行的任何授權或委托,第三方是其它債權人代表,也沒有得到全部債權人的任何授權或委托。也就是說,所謂的《三方協議》就是少數幾個人在耍陰謀,設計要把江蘇裕和即將入嘴的果實給搶走。而就是這樣一個協議,在確定是否有效的訴訟中,一審落敗以后,卻在二審被發回繁昌縣人民法院重審,在重審中,竟然以法院調解的形式確認了協議有效。

對于所謂的《三方協議》的有效性,江蘇裕和實在不敢茍同。江蘇裕和認為,這明顯枉法,法官明知甲方沒有政府和銀行的任何授權和委托,侵犯了國家利益,會造成大額國有資產的流失,明知這個協議的確認會侵害江蘇裕和的利益,卻還那么草率和任性,這不能不讓人懷疑,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隱情。

調查:調解協議侵害了國家利益及案外人利益

在調查中,記者了解到,《三方協議》一案的案外人江蘇裕和,是龍城墻體及荻港煤矸石礦“一女二嫁”的另一位新郎,此新郎為了達成資產重組計劃,誠實守信,盡職盡責,應付的彩禮和嫁妝費用,基本花費已達近千萬。而此時,將要和新娘拜天地,入洞房了,卻被繁昌縣人民法院的法院調解告知,另一位新郎也是合法的。這無異于當頭一棒,江蘇裕和怎能接受?

還有繁昌縣荻港鎮政府及多家銀行,如果江蘇裕和和龍城墻體及荻港煤矸石礦拜完天地,入了洞房,馬上,新郎江蘇裕和就會把所有8000多萬債務支付完畢。這樣,繁昌縣荻港鎮政府的近600萬債務以及幾家銀行的2000多萬債務就會在一夜之間盡數解決。可是,繁昌縣人民法院的法院調解,卻凌空殺出,并且給龍城墻體及荻港煤矸石礦送來了又一位合法新郎。而這位“合法”新郎真的合法嗎?

法院:三度溝通 三次回避

針對江蘇裕和投訴繁昌縣人民法院法官孫武枉法的問題,記者三次趕赴安徽繁昌調查。而在與繁昌縣人民法院溝通的過程中,卻次次遭遇回避。第一次,法院以相關領導都在開會,記者可以把相關材料留下的理由,把記者溫柔地推出門外。第二次,記者提出了一個問題,要求人民法院給以回答。一位陳姓法官幾天后回復說,對于媒體提出的問題,法院無法回答,如果媒體需要什么判決材料,法院方可以提供。第三次,記者請求面見孫武法官。法院方的回復是,對于孫法官的投訴,法院紀檢部門正在調查,調查期間,法官不方便接受采訪。

律師:對于相關調解協議,繁昌人民法院依法應不予確認

關于《三方協議》及法院調解一事,記者咨詢了北京一律師事務所陳立原(化名)律師。陳律師解釋說,2004年,為了保證人民法院正確調解民事案件,及時解決糾紛,保障和方便當事人依法行使訴訟權利,節約司法資源,最高人民法院制訂并發布了《關于人民法院民事調解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規定》第十二條明確指出, 調解協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不予確認:(一)侵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的;(二)侵害案外人利益的;(三)違背當事人真實意思的;(四)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禁止性規定的。明顯的,所謂的《三方協議》不但侵害了案外人利益,更是侵害了國家利益。沒有政府支持,沒有銀行授權,沒有全部債權人簽字認定,這樣的協議也算是合法協議嗎?侵害了國家利益,大額國有資產面臨流失,侵害了案外人利益,案外人損失慘重,這樣的法院調解怎能服人?因此,對于相關調解協議,繁昌縣人民法院依法應不予確認;所謂的法院調解,也應該撤銷或提請再審。

附:安徽裕和是江蘇裕和在繁昌縣注冊的獨立子公司

責任編輯:白雪

最火資訊

888集团游戏官方网址-888真人平台是不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