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城鎮 房產 圖片 視頻

軍事

旗下欄目: 軍事 教育 體育 網絡

吉林天三奇克隆醫院印章證食品“療效”

來源:中國商網 責任編輯:白雪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0-16
摘要:中國商報/中國商網 記者 劉鋒山 一家生產保健食品的企業聲稱自己的產品有藥用療效,為了證明自己的食品具有治療功效,不僅列舉多人各種疾病被治愈的案例,而且還拉來多家醫院來背書。一個明顯違反常規,明顯背離常識,明顯跟國家相關法規格格不入的食品臨床

中國商報/中國商網 記者 劉鋒山  一家生產保健食品的企業聲稱自己的產品有藥用“療效”,為了證明自己的食品具有“治療”功效,不僅列舉多人各種疾病“被”治愈的案例,而且還拉來多家醫院來“背書”。一個明顯違反常規,明顯背離常識,明顯跟國家相關法規格格不入的食品臨床“療效”檢驗證明書是如何炮制出來的?沿著這條線索(詳情請看本網9月4日的調查報道《天三奇健康救助魅影重重》),記者進行了進一步追蹤采訪。

吉林天三奇克隆醫院印章證食品“療效”-中國商網|中國商報社0

中國商網 制圖

 

9月18日,記者來到吉林省人民醫院醫務科。醫務科王科長表示,自己是去年10月份才接手了醫務科,前面的印章使用記錄她這里沒有,這里有的只是今年1月份以后的記錄。記者發現吉林省人民醫院醫務科現場蓋的印章明顯比天三奇宣傳資料上的印章大了一圈,顯然天三奇宣傳資料上的印章不是“原版”。王科長告訴記者,“簽名的專家原來就是醫務科科長,去年10月前退休了,不過他不是叫李維佳,而是叫李維嘉,如果是李老自己簽名,不可能出現如此錯誤。”

在吉林省人民醫院采訪已經出現了印章“懸疑”,那么其他醫院的印章是否跟吉林省人民醫院一樣“不可觸摸”呢?

帶著疑慮,記者來到吉林省中醫藥科學院第一臨床醫院。醫務科科長王麗新看到記者手上拿的天三奇宣傳資料上的印章,非常肯定地告訴記者,“這個印章絕對不是我醫院蓋的,我們醫院對印章的使用和管理非常嚴格,這類材料我們部門不可能扣印章的,況且,剛才我跟塔(塔其一)老通電話了,塔老說根本不知道這回事。”臨離開時,王麗新提醒記者,這個印章非常明顯是“克隆”我院的印章,是印刷上去的,不是扣上去的。

隨后,記者趕到了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醫院黨辦領導將在天三奇宣傳資料上《長樂膠囊、洚糖奇沖劑、鷹嘴豆納豆對2型糖尿病患者的影響總結報告》上簽名的王清、蔣鴻陽、張研三位專家請了過來。專家表示,我們醫院跟天三奇公司是有課題項目的合作,這個報告只是影響總結報告,而不是臨床檢驗報告。三位專家強調,臨床檢驗有嚴格的審批程序,天三奇產品只是一種已經獲得批準生產的保健食品,不可能具有臨床檢驗資格。2型糖尿病作為我們跟天三奇合作的課題,我們只是在特定的環境、特定的人群、特定的常規治療情況下服用天三奇保健食品得出的觀察數據,其不具有普適性。而且,我們只出具了一份《影響總結報告》,這只能用于內部交流之用,他們怎么拿來做宣傳呢?三位專家都表示不解。

吉林天三奇克隆醫院印章證食品“療效”-中國商網|中國商報社1

中國商網 制圖

 

為了使“印章事件”水落石出,記者來到長春市中醫院總部醫務科。五十歲左右的科長(男)接待了記者,該科長把記者非常明確地告訴記者,“印章不是長春市中醫院扣的,同時也跟李玉泉專家取得了聯系,李教授明確表明不知情。”

看來“印章事件”并非“克隆”那么簡單,記者決定順藤摸瓜。

9月19日,幾經周折,記者終于見到了吉林醫藥學院的劉詩福。據了解,劉詩福原是吉林醫藥學院臨床醫學院黨總支書記,2015年后調任國際合作學院黨總支書記。據劉詩福本人介紹,2015年時間,天三奇公司領導找到其本人,后自己請2004年退休返聘到附屬醫院的劉長江教授做這個“試驗”的,并且明確表示本人沒有參與臨床試驗,不過是加蓋了本部門的印章,對天三奇公司用于商業宣傳本人并不知情。記者問保健食品能用于臨床疾病治療,能進行臨床療效“檢驗”嗎?劉詩福未置可否。

吉林天三奇克隆醫院印章證食品“療效”-中國商網|中國商報社2

中國商網 制圖

 

還有吉林醫藥學院的劉詩福類似的“作為”嗎?

當天,記者來到永吉縣人民醫院(原永吉縣醫院),該院趙書記接待了記者。趙書記看了天三奇公司的以“創微生態新業 開大健康新篇”為題的宣傳資料內頁中《永吉縣醫院對天三奇保健品應用情況的評估報告》上印章,表示該報告上的印章沒有備案,且沒有蓋過類似的文件,強調醫院印章有嚴格的管理制度,必須要有領導簽字和備案。因為記者要趕著去縣政府,趙書記讓記者留下號碼,等問清楚參與人陳曉萍(該院消化內分泌科主任)具體情況再通告記者。

9月20日下午5點左右,永吉縣人民醫院消化內分泌科主任陳曉萍給記者打來電話。陳主任表示,這個報告是2017年6月在永吉縣工商聯和縣衛生局組織下,在天三奇領導的帶領下到已經“康復”的患者家調查,聽患者口述取得的“證據”,然后形成文字報縣衛生局醫政科,具體蓋章的事不清楚。這里且不說永吉縣人民醫院具備不具備藥品臨床檢驗資質,單就陳曉萍主任這樣一個缺乏專業態度和職業倫理的“評估報告”,就會讓每一位有點常識的患者感到深深地恐懼……

天三奇公司“印章事件”,既有天三奇公司主動“克隆”造假,也有個別合作人和合作單位“密切”配合。正如永吉縣市場監督管理局食品科李科長說的那樣,“天三奇公司的產品是在我們這里生產的,但不是在我們這里銷售的,虛假宣傳都是代理銷售的公司搞的,我們管不著。”這樣的推諉,甚至是包庇似乎就有點赤裸裸的了,難怪天三奇公司在外省市市場監督管理部門無數次處罰之下還能生存下來,確實有他存在的“硬實力”。

天三奇公司的虛假宣傳之路到底還能走多久?我們將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白雪
888集团游戏官方网址-888真人平台是不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