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城鎮 房產 圖片 視頻

教育

旗下欄目: 軍事 教育 體育 網絡

靈寶市交警異類王軍強 設局“依法”掠財被指控

來源:今日頭條 責任編輯:白雪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7-30
摘要:靈寶市交警異類王軍強 設局依法掠財被指控 ( 王軍強依法掠財坑民奇案跟蹤報道 一) 人民警察是人民群眾的保護神,是維護社會穩定的重要力量。為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維護社會穩定,警察隊伍中曾涌現出無數英雄模范人物,不少英烈為了保衛人民群眾的生命
  靈寶市交警異類王軍強   設局“依法”掠財被指控
            王軍強“依法”掠財坑民奇案跟蹤報道( 一)

  人民警察是人民群眾的保護神,是維護社會穩定的重要力量。為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維護社會穩定,警察隊伍中曾涌現出無數英雄模范人物,不少英烈為了保衛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獻出了自己的寶貴生命。人民警察中模范英烈的英雄事跡可歌可泣。人民警察中的英雄模范人物,被人民群眾由衷敬仰,真心傳頌。然而,由于種種原因,警察隊伍中也滋生出一些蛀蟲和害群之馬,這些蛀蟲和害群之馬公權私用,利用公職瘋狂斂財禍害百姓,“一粒老鼠屎,染得滿鍋腥”,在社會上造成了惡劣的影響,嚴重地敗壞了人民警察的名譽,嚴重地毀壞了人民政府的聲譽。近日媒體從河南靈寶市發回的報道中,所提到的該市交警大隊民警王軍強,設局瘋狂斂財的丑惡行為,就是害群之馬禍害百姓,敗壞人民警察名譽、毀壞人民政府聲望非常典型的一例。
  靈寶是河南的一個省管縣級市,位于豫晉陜三省的交界處,素有雞鳴傳三省之說。由于山高皇帝遠和諸多原因,靈寶歷來是奇聞怪事的多產地,特別是發現和開采金礦后,這里圍繞著金礦而引出的驚世駭聞更是絡絡不絕,眼下在這三省交界地區多個縣市熱傳怒罵的交警混混王軍強,為掠取民財串通不良法官設局“一箭三雕”,“依法”把重慶礦商馬兵一家“執行”到絕地的荒誕鬧劇,就發生在這里。
  “交警混混王軍強,仗勢欺人太猖狂。勾結法官斂錢財,‘依法’坑民喪天良。公安名譽他敗壞,政府臉面他弄臟。請求上級掃黑惡,快到靈寶來察訪”。這是近日一群眾向媒體反映靈寶交警大隊事故科民警王軍強,利用職務影響力瘋狂斂財的情況時,給媒體說的一段順口溜。
 
  左圖:靈寶市交警大隊事故科民警王軍強。右圖:馬兵向王軍強(車內)
扶方向盤者)要自己的押金條,王軍強耍橫不給。
(一)王警官投資巧入伙  懾淫威馬兵落圈套
根據群眾提供的線索,7月16日上午,幾經輾轉,媒體一行來到靈寶市亞武路,在亞武小區馬兵臨時租住的“家”中,見到了馬兵和其愛人彭國培。
   馬兵告訴媒體,他原籍重慶,年輕時為立身經商,二十多年前攜妻兒到河南靈寶安家置業。由于本身勤勞肯干,加之信息靈通有經濟頭腦,在不長的時間內,他便有了不菲的積蓄,隨后就投資承包了一處金礦坑口。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馬兵對記者說,“真沒有想到橫禍會突然降到我的頭上。正當我承蒙黨和政府的好政策,準備再干一番事業時,就被披著警察外衣,混進公安隊伍的王軍強給盯上了。當初我非常崇拜公安,非常信任警察,總認為公安民警愛護老百姓,都是好人,因此對與我接觸的交警王軍強毫無戒備。
   “2014年7月14日,靈寶市公安局交警大隊事故科民警王軍強找到我家對我說,他在交警大隊上班工資很低,想在靈寶市買房買車,但沒有錢,準備投50萬元資金與我合伙一起開礦賺些錢。他還說自己是公職人員不能冒面,只能暗中投資分利潤。懾于王軍強的警察身份和勢力,我就只好答應他投資入伙了。
“王軍強向我投資當初就心懷鬼胎,在投入資金時,他強調我必須給他寫借條,當時我不同意,因他是與我合伙開礦投資,我怎么能給他寫借條呢!見我不愿意給他寫借條,他便向我解釋說,自己是警察,是公職人員,不能讓別人知道他違規投資經商。王軍強巧嘴簧舌哄騙我,讓我把本應打投資款收條的條據,打成借款條。他還讓我根據他的意思在收條下邊寫上注明話,為他以后坑害我埋下伏筆。就這樣,他為避人耳目,不被上級追查處理他違規經商,也為了他今后坑害我,在他的哄騙下,我違心的給他打了一張借條。
   左圖:在王軍強的哄騙逼迫下,馬兵給王軍強的投資款寫的借(款)條復印件。
   右圖:目擊知情者向新聞媒體寫的情況反映,證明王軍強向馬兵投資合伙開礦,并證明王軍強到礦山現場進行礦業和礦工生活管理。
   “我馬兵很老實很善良,但我也不是個傻子。當時我也考慮到王軍強有可能會坑我,因此我就在借條上注明“此款原則上為王軍強投資工程,但王軍強不同意在這句話中寫上他的名字,于是我就按他的要求寫成了這樣的條據(馬兵拿出原條據復印件讓記者查看)。
   “王軍強投資與我合伙開礦后,我于2014年至2016年期間,先后給他分了利潤119400元。我給他分利潤打款,銀行賬戶都有轉賬明細,有鐵的證據。
    圖:王軍強投資與馬兵合伙開礦,馬兵通過銀行轉賬給王軍強分利潤的部分流水賬單。
   “2016年3月份,王軍強以礦山不景氣為由,說他不干了,讓我把投資款退給他,當時我懾于他的交警身份,只好求他等我把礦山的錢要回來以后再退給他,當時他滿臉的不高興,于是他就在2017年8月底到我家,逼著讓我給他打了120萬的借條。起初我根本就不同意他的這種強盜要求,王軍強就打電話、發信息威脅我,說如果不打120萬的借條,不退還錢,他有辦法收拾我一家人。考慮到他是警察,有權有勢,我是外鄉人一個小百姓,根本就惹不起他,在被迫無奈下,我違心的給他打了120萬的借條。在我給他打這張欠條前,他還指揮兩個同伙闖到我家,把我價值117萬、車牌號為豫MF7999的奔馳車強行開走了。
   “王軍強強行開走我的車,逼迫我給他打所謂的借條后,他的胃口還不滿,賊心仍不死,又對我在安康市天都服務有限公司的探礦權打起了注意。他讓同伙律師王平出謀劃策,起草了一份《探礦工程承包合同轉讓協議》,讓我把承包權轉讓給他,逼迫我在那份承包合同協議上簽字,同時又逼迫我將原合同和我向安康天都服務有限公司那邊所交押金100萬的條據交給他。
   “由于王軍強不是原合同的當事人,安康天都公司不認他,他才暫時未將我所交的100萬押金弄到手。王軍強的這些霸道行為,都給我造成了極其嚴重的損失。
    (二)王警官掠人錢財無顧忌  彭法官“依法”支持很給力
   “由于王軍強為斂錢財故意耍弄,使我的精神和經濟都受到了極大的損害,更讓我難以想象的是,原本缺德輸理應該是被告的王軍強,竟以原告的身份,于2018年底把本是受害人的我給告上了法庭。更滑稽可笑的是,堂堂的靈寶市人民法院竟然受理了此案,還‘依法’判決本是強盜的王軍強勝訴,還要‘依法’執行我,把我的住房查封,強行把我一家人趕出家門,接著還要把我的房拍賣成錢,劃到王軍強的名下。
左圖:馬兵告訴媒體,王軍強勾結不良法官彭貫斗以“合法”的形式侵占他的房子和汽車。右圖:在王軍強的申請下,靈寶市人民法院作出的拍賣馬兵房、車執行裁定書。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靈寶法院竟會不講法,審判法官的心竟會那么黑。”馬兵氣憤地說,“以前我總認為法院最講實事求是,最講道理,是最講法律和事實證據的地方;我總認為法官最講公道,最講公平,是最支持正義的人,通過與王軍強打這場官司,靈寶法院和法官彭貫斗的所作所為,讓我徹底失望,使我感到我原來的看法太天真了。
“靈寶法院開庭審理我與王軍強之間所謂的‘借貸糾紛’時,審判長彭貫斗們處處向著王軍強。關于證據,凡是對我有利、對王軍強不利的證據,法庭一概不采納,就連王軍強與我合伙開礦進行管理的目擊證人為我作證,審判長彭貫斗連一個也不讓作證,甚至連我進行爭辯都被審判人員喝止,他們就是這樣違法的剝奪了我的辯論權。
“從王軍強起訴到立案開庭審理,再到一審判決和二審裁定,我看到王軍強那邊都非常有‘底氣’。種種跡象表明,審判法官與王軍強的步調高度一致,是串通一氣的。他們的行為也充分說明,法官故意拋開真正的事實證據偏袒一方,他們玩弄法律游戲,合伙坑害我,在事前他們是預謀策劃串通好的。現實告訴我,居心不良的法官與黑惡警混混相勾結,‘依法’整死一個老百姓真是易如翻掌。這些混進法官和警察隊伍中的不法分子太黑太壞了!通過打這場官司使我深深地感覺到,像王軍強和彭貫斗這些徇私枉法的公職人員,他們才是危害社會、引起社會不穩定的重要因素。
(三)有理馬兵執拗不懂“禮” 沒給法官紅包輸官司
 針對馬兵與王軍強發生的經濟糾紛,他們之間到底是借貸還是投資合伙關系,特別是針對馬兵給王軍強出具的那張“借條”,媒體一行對此展開了多方面的調查和訪問。
  媒體帶著馬兵給王軍強出具的那張“借條”復印件,請教了多位老律師和老法官,也請教過資深法學專家,他們經過仔細地審看那張“借條”文面,又經過仔細地詢問原、被告雙方的出身、身份和職業,還特別仔細地查問這張“借條”產生的背景,以及與這張“借條”相關的重要事項,最后他們都不約而同的斷定,這張所謂的借條,實質上是一個投資收款條,是一個簡要的投資合伙協議。對于這個簡要投資合伙協議(即“借條”)的產生,眾多專家們特別指出,被合伙人馬兵是在對方(即王軍強)的脅迫下所寫的。
專家們還特別強調,在脅迫下所寫的任何條據,按照法律的規定,根本就沒有法律效力。審理法官認定這個“借條”有效且有法律效力,說明這個法官不是不懂法,不是不懂審理業務技能,而是他另有企圖,說明這個法官涉嫌徇私枉法。
   關于馬兵與王軍強之間的官司,媒體下功夫調查和詢問了多位知情者,還特別密訪了靈寶市法院的兩位正直、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工作人員。他們都肯定地對媒體說,依理據實,馬兵與王軍強之間是投資合伙關系,理在馬兵一方,王軍強是惡人告狀,是典型的無理賴訴。如果法院法官通過細致調查研究,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公平公正判決的話,馬兵準贏。王軍強惡人先告狀,肯定要敗訴。
   既然如此,那么,馬兵為什么又敗訴了呢?馬兵和知情者道出了其中的奧秘。
   馬兵告訴媒體,自從他接到靈寶法院應訴通知書到判決下達前,他對贏官司和相關情況都非常自信。認為他與王軍強是投資合伙關系,根本就不是什么借貸關系,因為他有事實證據和手續在,自己打贏這場官司是肯定的。
   起初,馬兵認為,現在是法治社會,法院是依法辦事的。他相信靈寶法院和法官會依法據實審判,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因此,他非常自信。他心想,別看王軍強是個交警原告,財大氣粗有勢力,但理在他馬兵一邊,法院肯定會依法公正判決,這場官司王軍強準輸,他馬兵準贏。
   “當時在靈寶法院開庭時,庭長彭貫斗還很和藹的對我說,王軍強告你的案子有重大轉變。意思是說,通過調查,他們掌握的事實證據對我馬兵很有利,王軍強要敗訴了。”馬兵對記者說,“可我萬萬沒有想到,到最后靈寶法院居然判決我輸了。”
   當初馬兵十分自信,甚至連審理法官也暗示馬兵要贏的官司,到最后居然判決馬兵輸了,問題到底出在哪里呢?
“就因為我沒有給法官彭貫斗送兩萬元的紅包!”馬兵氣憤地說,“在靈寶法院開庭后,我的代理律師提醒我,庭長彭貫斗非常愛財愛面子,讓我到禮拜天,找個像樣的酒店,請彭貫斗吃個飯。還特別提醒我,讓我準備兩萬元的紅包,到吃飯時找機會送給彭貫斗,讓他高興秉公判案,免得節外生枝影響贏官司。我的代理律師還很老道的告訴我,只要彭貫斗接住紅包,我馬兵的官司就算贏定了。
“對于我的代理律師的提醒和交待,當時我很不以為然。心想,我有理有據,正義在我這一邊,我怕什么?現在是法治社會,法院法官應該實事求是,公平公正的進行判決,況且真理在我這一邊。就是弄到天邊,這場官司我馬兵準贏,根本就沒有必要給法官送禮。再說,當時我的經濟有困難,也拿不出那么多錢給彭貫斗送禮,因此,就沒有聽我代理律師的話,沒有給庭長彭貫斗上禮送紅包。”
馬兵接著說“法院判決我輸官司的判決書下達后,我的代理律師狠狠地把我埋怨了一頓。他說我不識時務不懂行,還罵我是個大笨蛋。他還說,人人都知道法官彭貫斗心貪膽大,最喜歡收紅包。人人都知道,彭貫斗就是指望他那頂法官官帽發財的。他叫你贏你就贏,他叫你輸你就輸,不給彭貫斗送紅包,你馬兵能贏官司嗎?”
(四)遭橫禍被坑害馬兵陷絕境  家破人亡全家老少淚哭干
“大家不是口口聲聲的說,我們國家是法治社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要講公平正義嗎?我這樣的遭遇,就是法治社會的一個公民,應該得到的法律平等嗎?法官彭貫斗‘依法’支持王軍強坑害我,這就是法院法官要講的公平正義嗎?”馬兵滿懷疑慮地說,“記者同志,我家現在所住的房子,是租住人家的。在王軍強的坑害和靈寶市人民法院的‘依法’執行下,我一家老小已經無家可歸了……
  馬兵夫婦向新聞媒體訴說他們被交警混混王軍強敲詐迫害的經過。
  馬兵哽咽著再也說不下去了。媒體看到馬兵的雙眼浸滿了淚水,但他強忍著悲憤沒讓淚水流出來。
 “由于王軍強的坑害,弄得我家一貧如洗。我的老娘知道我被交警王軍強坑害后,氣得一病不起,我又無錢給老娘醫治,就這樣,我的老娘因王軍強的坑害,已含恨離世了……”馬兵哽咽著說,“王軍強利用權勢,利用他的警察影響力,絞盡腦汁變著戲法盤剝坑害我,把我害的家破人亡,弄得我連孩子上學也無錢交學費了……王軍強對我的所作所為,是一個人民警察應該干的事嗎?”
  “馬兵被王軍強勾結法官彭貫斗逼得走投無路,曾幾次要跳樓尋短見”,馬兵的妻子彭國培哭著對媒體說,“要不是我及時發現苦苦相勸,馬兵他早就離開人世了……馬兵要自殺,我求他千萬不要死,我說你死了后我和孩子們咋過呀?……要死,咱全家湊齊一起死吧……”馬兵的妻子說不下去了……
說到全家人無家可歸無法生活時,馬兵夫婦再也無法忍受內心的極度痛苦,不顧身邊來客淚如泉涌,失聲痛哭……
   “王軍強身為人民警察,本應保護人民群眾,最起碼也不要坑害群眾”。情緒穩定后,馬兵接著說,“王軍強不但不保護群眾,并且還變著孬法坑害群眾。從一開始搞投資就居心不良,他主動提出投資與我合伙開礦,讓我把他的投資款寫成借款,就是他精心設計的圈套。他的投資是‘三保一霸’,即,合作盈利他分紅,無利他吃高息,進而霸占我的產業。王軍強這個交警的敗類太狡猾太狠毒了!”馬兵非常氣憤地的說,“王軍強的所作所為根本就不像個警察,實際是個黑匪。他是警察隊伍中的蛀蟲,是典型的害群之馬!”
   (五)王“警官”坑人真相終大白 “一箭三雕”惡詭計被揭穿
    馬兵接受王軍強的50萬元資金,到底是借款還是投資款,這是訴訟原被告之間爭議的焦點,也是馬兵遭到絕境的原因,更是看清王軍強真容的關鍵所在。
   為了弄清王軍強交給馬兵50萬資金的真實用途,媒體對其中的關鍵問題展開調查和訪問。
    針對馬兵和王軍強之間的資金借、投事項,媒體先后請教了多位知名法律專家,他們了解原被告雙方的身份職業、仔細審看本案判決書及相關證據后,專家們告訴媒體,這個案件,看似復雜,實則簡單明了,這是一起“原告”為掠取錢財,串通法官利用自由裁量權,坑害“被告”,以“合法”手段故意制造的一個典型錯判案。
   法律專家針對馬兵給王“警官”出具的“借條”辨析指出,馬兵是外地來的小商人,王軍強是身為警察的當地人,無論從哪方面講,馬兵都處于弱勢,王軍強處于強勢,這是有經驗且正直法官在分析疑案和下判決時必須要注意的問題。
   關于王軍強逼迫馬兵打的借條,專家們指出,這是不良公職人員違規經商,為掩人耳目,為逃避調查追責而慣用的手法。實際上是貪官污吏們為獲取暴利,為逃避法律追究,為對抗上級調查和反偵察預設的詭計,也是貪官污吏和黑惡人物坑害群眾時慣用的伎倆。
法律專家著重指出,要是真正意義上的借貸關系,真正的借條,根本就不會在借條上寫上這樣的注明話語。像這樣所謂的借條,在全國恐怕是第一例。說白了,這是一張帶有隱蔽性的投資款收條。
    專家們還指出,出據借條的馬兵,雖然憨厚,但他也不是個傻子。從借條下方的注明話語來看,雖然在對方的威逼下按對方的要求寫出了借條,但他還是有戒備之心的。從“注:此款原則為王軍強投入工程,到時利潤分成雙方協商,假(如)此款沒產生利潤,最低按每月5%的利息計算。如有利潤產生,此款不計利息”。從這段注語中,只要沒有偏見,沒有其他企圖,就可非常清楚明白地看出和斷定,這筆資金是確切無誤的投資款。
   此段注語,含有兩句話四層意思。第一句“此款原則投入工程,到時利潤雙方協商”。此句話說明兩個意思,其一,此款是王軍強對工程的投資款,即合伙投資。其二,利潤分成由雙方協商。第二句話:“假(如)此款沒產生利潤,最低按每月5%的利息計算,如有利潤產生,此款不計利息”。說明這句話馬兵是在逼迫下按照王軍強的意思所寫的。這句話也有兩層意思,其一,王軍強的投資如沒有產生利潤,最低得按5%的利率給王軍強算利息,其二,如有利潤,王軍強就不要利息了。
  法律專家特別指出,從兩句短短的話中就有3次提到“利潤”二字的情況來分析,這筆款不是投資款又是什么!利潤和利息能混為一談嗎?從借條下方的注明中我們可以看出,投資者不愿承擔投資風險,他搞的是雙保險投資,這個投資人太精明太狡猾了。
法律專家們又指出,從注明語的字里行間里足以看清,作為人民警察的王軍強,對法律法規是明知故犯,他違規經商投資是多么的狡猾,是多么的隱秘,與人合作是多么的霸道!
王軍強這個人的詭計真多端,他的所謂借款或投資,玩的是“一箭三雕”的鬼把戲。第一雕:與人合伙開礦,盈利他分紅;第二雕:開礦無利潤他吃高息,可隨時抽出投資;第三雕:動動心眼,掠奪馬兵的全部產業和家財。此“一箭三雕”之計,真是狠之又狠,毒之又毒!
    法律專家們還指出,盡管王軍強逼迫被合伙人馬兵,將他的投資款寫成借款借條,那也絲毫不能說明他的投資款是借出款。本來是投資款,他強迫被合伙人寫成借款借條,這對他的違規違法行為只能是欲蓋彌彰,也只能說明害群之馬王軍強利用權勢蠻橫霸道,欺人太甚。
為了弄清王警官“借給”馬兵50萬元資金用途的深層真相,幾經輾轉,記者終于獲得了當初馬兵通過銀行轉賬,給王軍強投資分利潤的流水賬單。這批蓋有銀行印章的流水賬單,是鐵的證據,證實王警官從馬兵處分得了投資利潤,證實王警官所謂借給馬兵的50萬元款項,是王警官與馬兵合伙采礦的投資款。
   一位好心的知情者提醒媒體,作為警察的王軍強,工于心計,詭計多端,單靠一兩個證據,他是不會糾錯認賬的,況且他身為警察財大氣粗,與政界、司法界某些官員交往密切,社會關系復雜有保護傘,說不定他還會玩出個什么新花樣,再次迫害馬兵和反咬新聞媒體。因此,記者不得不深挖細找王警官的“警績”和其保護傘,給社會輿論一個圓滿的交待。
得到好心人的提醒,媒體下功夫找到了多位親眼看到王軍強與馬兵合伙開礦的知情工人,進行深入采訪和調查取證。知情人當面詳細地向媒體說明王軍強與馬兵一起,在礦山上開礦和開展管理工作的相關情況。
    關于王警官與馬兵合伙開礦進行礦業管理的相關情況,現場目擊知情人,還向媒體遞交了書面情況反映。(見嚴學全出具的情況反映)
    知情者向媒體表示,如果王軍強不承認與馬兵合伙開過礦,眾多知情者將聯名作證,證明王軍強與馬兵合伙開過礦,并把王軍強其他的違法亂紀情況反映到相關部門,讓王軍強得到應有的法律追究和懲處。
       (六)害群馬違法亂紀是常態  王警官原來是個大妖怪
   在采訪期間,媒體意外地獲得了王軍強非法購買、存放和使用國家違禁爆炸品,涉嫌違法犯罪的重要情況。
   一位名叫龍均的知情人,向記者反映,作為一名警察的王軍強,帶頭違法犯罪,真讓老百姓失望。
   左圖:王軍強違法開礦、非法獲得雷管等爆炸品的知情者給新聞媒體寫的實名情況反映。
右圖:知情者在王軍強非法開的礦上拍到的爆炸品實物部分圖片和視頻。
   他告訴媒體,2018年2月份,王軍強是非法企業三門峽市陜州區一金礦的負責人,其間王軍強私購私藏并非法使用雷管炸藥違禁品,在社會上造成了極壞的影響。
   上圖:目擊證人向媒體們指認王軍強非法開礦,違法存放和使用爆炸品的現場。
   龍均和其他多位知情人,他們反映的王軍強涉嫌違法犯罪的情況將呈報給上級紀檢監察和司法部門,呈請相關機關立案調查處理,清算王軍強這個警中害群之馬。
  左圖:馬兵在靈寶市監察委門口,向媒體展示他向監察委實名舉報王軍強違法犯罪的舉報信。右圖:馬兵向靈寶市紀委監察委領導遞交的實名舉報信。
  圖為:馬兵的鄭重聲明。以上敘述字字屬實,如有虛假我愿承受一切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白雪
888集团游戏官方网址-888真人平台是不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