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城鎮 房產 圖片 視頻

環保

旗下欄目: 業內 數據 國土 環保

歐陽鐘燦院士:情牽“中國屏”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白雪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8-15
摘要:【光明訪名家】 情牽中國屏 訪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歐陽鐘燦院士 光明日報記者 袁于飛 在位于北京市海淀區的中國科學院大學東南角,一座外表看起來很普通的紅色大樓卻大師輩出,走出了16位兩院院士,其中還包括彭桓武院士、周光召院士這樣的兩彈一星元勛。這

【光明訪名家】

情牽“中國屏”

——訪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歐陽鐘燦院士

光明日報記者 袁于飛

  在位于北京市海淀區的中國科學院大學東南角,一座外表看起來很普通的紅色大樓卻大師輩出,走出了16位兩院院士,其中還包括彭桓武院士、周光召院士這樣的“兩彈一星”元勛。這里,就是享譽海內外的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

  日前,記者在研究所里采訪了已是滿頭銀發的歐陽鐘燦院士。他的辦公室在六樓,10余平方米的房間有一大半被滿滿當當的書架占據。

  歐陽鐘燦創造了很多“第一”:他不僅是清華大學第一位畢業理學博士,也是中國建立首個博士后科研流動站的研究員。他還是中國博士后群體中成長起來的第一位院士,第一位華人物理協會亞洲杰出成就獎獲得者。他從曲面變分技術導出用曲面曲率及其微分表示的含自發曲率的流體膜形狀的普遍方程,在國際上被命名為“鐘燦——Helfrich方程”。他“跨界”求學物理、化學、生物、材料等多個領域,最終基于我國“缺芯少屏”的國情,選擇主攻顯示領域報效國家。

  “土博士”不輸“洋墨水”

  1968年,從清華大學自控系畢業后,歐陽鐘燦被分配到蘭州化工公司,剛開始是當搬運工。這段時間,他幫圖書館搬書,跟圖書館的人混得很熟,可以隨便看書。有時給西北科學院圖書館送液化氣,他也會“走后門”辦張圖書證,堅持看書。

歐陽鐘燦院士:情牽“中國屏”

歐陽鐘燦院士近照。資料照片

  “盡管當年換了好幾個工種,我的學習一直沒有中斷。當時我堅信,知識總會用得上。”歐陽鐘燦告訴記者。

  1978年10月,歐陽鐘燦順利考上清華大學的研究生,師從謝毓章、徐亦莊教授,后來讀了博士,并成為中國建立首個博士后科研流動站的研究員。

  基于以上經歷,采訪中歐陽鐘燦多次自稱是“土博士”。其實,他還曾到德國從事博士后研究,并獲得過德國洪堡獎學金。在柏林自由大學時,曾任國際統計物理大會主席、專攻液晶物理的赫斯教授,以及液晶顯示器的發明者、當時改行研究生物膜理論的赫爾弗雷奇教授都愿意接收他。考慮到液晶顯示已在工業中應用,理論基本成熟,歐陽鐘燦選擇赫爾弗雷奇作為導師。

  后來,歐陽鐘燦與赫爾弗雷奇提出“鐘燦—Helfrich方程”。基于這組方程,歐陽鐘燦預言了環型泡、人紅血球雙凹碟型泡等多種膜泡形狀并得到實驗驗證,這些結果被國際上廣泛引用。歐陽鐘燦受邀在國際頂級學術大會作報告全面介紹液晶生物膜理論,并于2015年當選為日本應用物理學會國際會士,這也是中國大陸學者首次獲此殊榮。

  “‘少屏’曾是中國人的心頭之痛”

  “本科學自控,碩士學液晶,博士轉攻光學?這跟您現在專注的顯示行業有什么關系?”

  面對記者的疑惑,歐陽鐘燦解釋道:“這三個專業前后也不是絕對分開的,像在本科階段學習自控時,我曾經自學理論物理知識,因此在柏林研究生物膜理論,理論物理廣義相對論的微分幾何知識幫了大忙。我目前的重點研究方向主要是從物理、化學、生物、材料等多個學科領域交叉部分切入,推動了國內軟物質的研究,其中包括顯示技術。”

  “顯示技術和信息技術息息相關。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的5G時代,也都是關鍵技術。因為人接受信息60%靠眼睛,屏是核心。”歐陽鐘燦介紹,以手機為例,關鍵的核心技術除了芯片,就是顯示屏,目前屏的成本占到了整部手機的30%,十分關鍵。將來的5G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腦、臺式一體機、便攜電視、智能電視、商務/醫療/教育用顯示器、視頻墻等,都需要應用顯示技術。

  “在信息化大發展的時代,‘少屏’曾是中國人的心頭之痛。”作為兩屆全國政協委員和中科院院士,歐陽鐘燦多次針對顯示產業給出戰略性關鍵提案和建議,并在多家中國顯示產業相關企業和關鍵項目發展中給出戰略性的建議。

  歐陽鐘燦表示,科技最終是為老百姓服務的,顯示技術也不例外。最終,在政府、企業和科研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十二五”期間,我國液晶顯示技術取得了全面突破,緩解了我國信息產業“缺芯少屏”的被動局面,實現了高端制造,因此手機、液晶電視都大幅度降價,從幾萬元降到了現在的幾千元,老百姓受益很大。

  5G時代是中國顯示產業彎道超車的好時機

  多年來從事液晶顯示技術研究的歐陽鐘燦,近年來十分關注中國顯示產業未來的發展。“科學家的研究成果不應該只是掛在實驗室墻上的論文,要推動科研成果轉化,關注行業的發展。”歐陽鐘燦說,“我從2011年就開始領銜撰寫《戰略新興產業與基礎研究》中國科學院院士咨詢報告,搜集了很多資料。”

  “在第一代CRT(陰極射線管)顯示時代,我們沒有核心技術,落后發達國家幾十年;在第二代液晶(LCD)顯示技術上,我們從起步就開始落后,但通過奮起直追,現在已經做到世界第一;在第三代有機發光材料(OLED)顯示技術上,我們的基礎研發、中試階段,已經同世界領先的韓國三星沒有代差,目前主要差距在量產上。”歐陽鐘燦表示,隨著5G時代的到來,柔性顯示技術會迎來新的增長機遇期,柔性屏的主流應用集中在手機、手表、電視(可卷)等消費類電子產品,同時也向其他領域滲透,比如高端車載、可折疊筆記本電腦、可穿戴設備等領域。

  “5G時代,中國自主顯示技術的產業化要加快。在液晶顯示技術方面,以京東方為代表的企業在加速自主技術的產業化。在OLED技術方面,維信諾也在加快清華大學自主研發技術的產業化。”歐陽鐘燦強調,中國在OLED顯示技術領域水平目前跟國外壟斷公司同步,一定要加快突破OLED關鍵技術瓶頸,完善產業鏈配套,加快產業化步伐,這樣才能保障未來我國顯示產業的安全和自主可控。

  《光明日報》( 2019年08月15日 01版)

責任編輯:白雪
888集团游戏官方网址-888真人平台是不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