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城鎮 房產 圖片 視頻

調查

旗下欄目: 三農 村莊 調查 視野

倚仗官爹保護傘 鶴壁黑惡董旭永“非吸”放貸害社會

來源:互聯網 責任編輯:白雪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2-19
摘要:倚仗官爹保護傘 鶴壁黑惡董旭永 非吸 放貸害社會 (河南 10.16特大黑惡哄搶案系列報道二 ) 編者按: 隨著黨中央發動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步步深入,那些坑國害民擾亂社會的各種黑惡勢力、黑惡組織和保護傘,在司法機關的打擊和廣大人民群眾的檢舉揭發下紛紛
倚仗官爹保護傘 鶴壁黑惡董旭永“非吸放貸害社會
(河南10.16特大黑惡哄搶案系列報道二
編者按:隨著黨中央發動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步步深入,那些坑國害民擾亂社會的各種黑惡勢力、黑惡組織和保護傘,在司法機關的打擊和廣大人民群眾的檢舉揭發下紛紛倒臺。但也有一些黑惡人物、黑惡組織,由于隱蔽較深,更因保護傘多而硬,仍然沒有被曬出來,仍然在負隅頑抗,甚至還準備置受害人及社會輿論于死地。圍堵浚縣宏利達奶牛場,制造10.16特大哄搶案的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董旭永和其保護傘,就是沒有被曬出來非常典型的一例。

圖:劉學順的鄭重聲明。
(一)掛羊頭賣狗肉 寶融公司非法集資放貸打砸搶
  關于河南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的基本情況,媒體從相關部門那里了解到,該公司于2009年12月17日成立,注冊地址是鶴壁市淇濱區鶴煤大道福田二區232號樓。企業法人代表為董旭永,經營范圍為:擔保、投資、咨詢服務。但在實際經營中,該公司卻以集資放高利貸為主業,從社會不特定人員那里吸納巨資,又高利貸給社會不特定人群或單位,并設套路誘使借款人“違約”,爾后打著“討債”的旗號,以暴力或軟暴力上門大肆敲詐和打砸搶。2013年10月16日,董旭永組織導演的以討債為名,在浚縣衛賢鎮宏利達奶牛場制造的特大哄搶事件,就是黑惡勢力使用暴力上門打砸搶非常典型的一例。
  經過艱苦努力,媒體從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內部不愿透露姓名的有關人員那里,了解到不少該公司非法吸收社會公眾存款和大放高利貸的相關情況,他們還向媒體提供了該公司大肆“非吸”放貸的有關證據和線索。根據他們提供的線索,經媒體訪查,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確實有大量吸收社會公眾存款和大放高利貸的事實。

 圖: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向社會公眾集資放貸的部分合同登記表。
從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集資放貸的大量事例中可以清晰看出,該公司向外貸款的月利率分別是3%、4%、4.5%、5%和6%,以5%居多。關于貸款利率,媒體專門請教了法律專業人士并參閱了有關法律法規,就民間借貸而言,法律規定年利率最高不得超過36%,年利率如超過36%即為非法高利貸。
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面向社會貸出款的年利率多數在60%,有相當部分用戶所出的年利率竟達70%以上。
針對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面向社會大放高利貸的事實證據,媒體專門請教了法律專業人士和上級政法機關領導,他們對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的所作所為感到十分震驚。他們指出,河南(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違法經營,大肆非法集資,大放高利貸,是擾亂國家金融秩序的嚴重犯罪行為,是破壞社會和諧穩定的重要因素。這種大肆非法集資,大放高利貸的違法犯罪行為,如要追究,在全國將是一個非常罕見的典型案例。
(一)事實清真相白   淇縣法院法官秉公敲響正義之法槌
在采訪中,浚縣宏利達奶牛場場長劉學順向媒體反映,在10.16哄搶案發生前,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董事長董旭永,曾于當年5月底,組織了70多人到他們宏利達奶牛場圍堵鬧騰了一整星期。其間,劉學順多次向當地派出所報警,請求警方出面制止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的違法犯罪行為,但當地警方根本就不理,此違法不作為導致他們宏利達奶牛場牛奶及牛發病損失達120多萬元。
劉學順告訴媒體,也是在2013年,董旭永還指使他的手下跟蹤劉學順和劉學順的兒子,在當年的7月份,董旭永派的人將劉學順兒子所開的價值17萬元的轎車截住搶走。
劉學順說:“在矛盾糾紛不斷升級的情況下,我一再請求對方用正當方式通過法院解決,可董旭永卻惡狠狠地對我說,‘我把奶牛給你搶了,你起訴我吧!’董旭永根本就不講道理,目的是要把我們的財產搶光據為己有。后來真如董旭永所說,到了當年的10月份,他們趁我出門在外,竟然組織了200多人到我奶牛場大掃蕩,真的把我奶牛場的奶牛差點給搶光了”。
“特大哄搶事件發生后,我多次請求浚縣警方立案調查處理,但浚縣警方領導出于他們個人的目的,拒絕我的正當請求。在無奈下,針對事實上的保護傘——浚縣衛賢鎮派出所警員的不作為,我以行政訴訟的方式,將他們起訴到了淇縣人民法院”。劉學順對媒體說,“經淇縣法院行政庭依法調查審理,作出了(2014)淇行初字第12號判決,判定被告浚縣公安局在第三人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拉走原告浚縣宏利達奶牛場奶牛的過程中,沒有完全履行保護財產權法定職責,該行為違法。”

圖:被社會輿論廣泛贊揚的河南省淇縣人民法院作出的行政判決書(首頁和末頁)。
劉學順對媒體說:“淇縣法院進行公正判決后,我們全家老小,還有許多鄉親們欣喜若狂,都異口同聲地贊揚敢堅持正義的淇縣人民法院,都稱贊淇縣行政庭庭長劉俊英是秉公斷案的好法官。此判決后,有多家新聞媒體在顯著的版面位置,對淇縣法院法官秉公判決進行了詳盡報道,大加贊譽。
“記得在正式下判決前,我們非常擔心淇縣法院在權勢面前不敢堅持正義,不敢得罪權高勢大黑惡頭目董旭永的父親董玉善及保護傘。好法官劉俊英曾動情地安慰我們,‘放心吧,國家有法律,我們不會壞這個良心,法院最終會給老百姓一個公平的答案。’好法官劉俊英庭長愛民的真心話,使我們老百姓感動得熱淚橫流。”
(三)悲轉喜 喜轉悲  劉學順依法維權難上難
劉學順對媒體說:“可我們萬萬沒有想到,淇縣法院的法官沒有黑惡頭目董旭永保護傘的關系網的權利大,浚縣公安局的有關領導不甘心因自己理虧被淇縣法院認定判決,他們玩弄法律游戲,動用關系網提出上訴。經他們上下活動串通,鶴壁市中院和河南省高級法院,竟認定浚縣警方在10.16特大哄搶事件中的不作為和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合理合法,并且還盡到了責任。這是對事實的歪曲,對法律的踐踏,是一個天大的法律笑話!我就問一問,要是浚縣警方真的盡到責任了,董旭永寶融公司的那些搶匪們在光天化日之下,還能將那200多頭奶牛搶走嗎?衛賢鎮派出所的干警口口聲聲說寶融公司到我奶牛場搶牛是經濟糾紛,我就問一問,出動200多人把人家的大門撬開,打人侮辱人,把人家女老板抬起來進行凌辱,在不履行經濟手續的情況下,強行把200多頭牛搶走,這叫經濟糾紛嗎?有這樣的經濟糾紛嗎?說白了,他們和搶匪是串通一氣的,他們之間是什么關系?大家都懂得!”

圖:鶴壁市淇濱區人民法院的裁定書(第四頁和末頁)。
“鶴壁市中院的判決和河南省高院的裁定,都將我置于了絕地 ”。劉學順向媒體反映說:“我們多次請求衛賢鎮派出所的領導立案調查寶融公司打人搶牛的違法犯罪行為,他們硬說構不成刑事案件,推脫不予立案。按他們的說法,打人搶牛構不成刑事案件,那么退一步說,打人凌辱婦女說到底總構成了治安案件了吧?但衛賢鎮派出所們的領導只字不提,一直為寶融公司推脫辯護。我和廣大老百姓最后終于明白,衛賢鎮派出所的有關領導和黑惡搶匪是串通一氣的。”
劉學順傷心的說:“鶴壁市中級法院和河南省高級法院,以他們的裁決向社會宣示:只要有權有勢,違法犯罪將受保護。在老百姓面前權大于法,黑惡橫行無罪,受害老百姓該倒霉。”劉學順既氣憤又傷心地說,“浚縣衛賢鎮派出所給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的民警,對不起他那身警服,他們弄臟了警徽,他們敗壞了‘人民公安’的名譽。他們放縱和保護違法犯罪分子,給黑惡勢力當保護傘,真讓俺老百姓傷心透了!”
(四)背靠官爹保護傘,董旭永逍遙法外樂悠悠。
在采訪期間,有眾多干部群眾向媒體反映,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其實就是一個地下黑錢莊。這個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在鶴壁地區非法集資大放高利貸,欺壓老百姓搞“套路貸”,入企入戶暴力討債,敲詐勒索違法犯罪非常猖獗。當地老百姓對這個寶融公司恨之入骨,但因寶融投資擔保公司背后有保護傘,大家都敢怒不敢言。鶴壁市的老百姓,都希望中央來人調查處理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非法集資,大放高利貸的違法犯罪事項,把那些黑惡分子們繩之以法,還鶴壁廣大人民群眾一個社會清靜,和諧穩定。
在采訪期間,浚縣宏利達奶牛場場長劉學順向媒體反映說:“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董旭永,之所以敢肆無忌憚的大搞非法集資,大放高利貸,就是因為董旭永有個官爹董玉善,還有董玉善的關系網。董旭永大搞非法集資,大放高利貸違法犯罪,浚縣公安局個別領導和衛賢鎮派出所原所長李志云,指導員何晨偉和民警魏勇龍,就是董旭永黑惡勢力保護傘關系網中的重要成員。社會不穩定,老百姓無奈上訪告狀,都是這些人造成的。希望上面趕快來人把董旭永、董玉善這些危害社會,危害老百姓的黑惡勢力和保護傘好好的深查,狠狠地懲治這些坑國害民的蛀蟲,還社會一個太平,讓我們老百姓好好的享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幸福生活。”
(五)做賊心虛搞“公證”,費盡心機掩蓋不住黑惡真面目
為了弄清10.16哄搶事件發生后的相關事項,在鶴壁采訪期間,媒體曾密訪了鶴壁市鶴城公證處。該公證處曾于2013年11月1日受理了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代表蔣慶揚和胡二毛二人的聲明書公證申請。根據蔣、胡二人的要求,鶴城公證處出具了(2013)鶴城證民字第958號《公證書》。

圖:蔣慶揚和胡二毛二人的《聲明書》及鶴城公證處的《公證書》(復印件)。
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代表蔣慶揚和胡二毛的《聲明書》,以及他們的公證目的,引起了媒體追根刨底的極大興趣。
媒體注意到,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組織200多人出動大批車輛,是在2013年10月16日到浚縣宏利達奶牛場大舉行動“拉牛”的。這個寶融投資擔保公司的代表蔣慶揚和“買牛人”胡二毛,是在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到浚縣宏利達奶牛場大批“拉牛”事件后15天,前往鶴壁市鶴城公證處進行聲明公證的。
蔣慶揚和胡二毛的《聲明書》載明:
聲明人:蔣慶揚,男,一九七0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出生,現住河南省鶴壁市鶴山區中山路西巷148號,身份證號:410602197012280534;
胡二毛,男,一九六九年五月十二日出生,現住河南省鶴壁市山城區石林鄉東寺望臺村4號,身份證號:410611196905121516。
我們共同聲明,債權人陳永芳委托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代表蔣慶揚于二0一三年十月十六日從債務人浚縣衛賢鎮劉學順奶牛場處拉走奶牛101070公斤(價格每公斤16.8元,合計價款為人民幣1697976元,奶牛大小頭數為198頭)按協議書約定出售給胡二毛。雙方對此確認無誤。
本聲明書是我們的真實意思表示,如聲明內容與實際不符,我們自愿承擔一切法律責任。此聲明未受任何欺詐、脅迫,是我們自愿發表。特此聲明!
聲明人:蔣慶揚 胡二毛(手寫簽字)  二0一三年十一月一日
針對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拉牛”后,蔣慶揚、胡二毛前往官方公證處進行公證和蔣胡二人的聲明書內容,媒體專項采訪了浚縣宏利達奶牛場場長劉學順。
劉學順對媒體說:“蔣慶揚和胡二毛到鶴壁市鶴城公證處去公證他們的聲明書,是黑惡勢力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大老板董旭永,組織大批人馬哄搶我奶牛場209頭牛后,自知罪惡深重,做賊心虛,為了掩飾罪惡,躲避法律追究而精心策劃的。他們這么作,作這么愚蠢的公證,雖然費盡心機,但根本掩蓋不住他們的黑惡罪行,他們只是自作聰明,只能欲蓋彌彰,最終逃不脫法網。”
針對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經過公證的《聲明書》,劉學順譏諷的說:“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董旭永組織200多人,出動大批人馬到我奶牛場討債‘拉走’200多頭牛,要是正常的商務活動,有必要進行公證嗎?說白了,他們作這個公證,說明他們自知哄搶我的209頭牛是嚴重的黑惡刑事犯罪,他們做賊才心虛,為對付以后的法律追究,提前準備救命稻草,經精心策劃后,由勞改釋放犯蔣慶揚和胡二毛出面去作這個欲蓋彌彰的狗屁《聲明書》的。”
關于蔣慶揚代表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與胡二毛的《聲明書》中所述,債權人陳永芳委托寶融公司蔣慶揚和胡二毛到債務人劉學順的奶牛場拉走奶牛101070公斤(價格為每公斤16.8元,合計價款為人民幣1697976元,大小奶牛為198頭),按協議書出售給胡二毛的相關事項,媒體向劉學順詢問里面的根由。劉學順非常氣憤地對媒體說:“我根本就不認識什么陳永芳,更談不上我與陳永芳有什么債權債務關系。這純粹是寶融公司那些黑惡犯罪分子們在瞎胡編,純粹是黑惡頭頭董旭永為使搶我奶牛場209頭奶牛合法化而設的局,純粹是寶融公司的黑惡頭頭們為以后逃避法律追究而提前采取的拙劣措施!”
劉學順非常氣憤的說:“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董旭永這些黑惡分子們,太缺德,太霸道了!我場正常產奶的奶牛,在當時,每頭奶牛的價格都在兩萬三四以上,如果論稱賣的話,每市斤都在26元以上。再說,他們搶走我場正常產奶的奶牛,能按食用菜牛的價格買賣嗎?這些搗亂社會的黑惡分子們太壞、太缺德了!蔣慶揚這個董旭永的狗腿子,編瞎話找借口也不考慮事實和邏輯,這些黑惡分子真是又黑又笨。”
針對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董旭永等人吸收社會公眾存款和高利放貸的專題事項,媒體同仁從不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那里獲悉,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董旭永們向社會公眾所放的高息貸款,有很大部分是當地政府部門官員為吃高息而提供給該寶融公司的。該寶融投資擔保公司之所以敢有恃無恐地大肆非法集資放高利貸,就是這部分政府官員起著保護作用,就是這部分公職人員在后面推波助瀾。
關于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非法放高利貸和敢在民警眼皮底下行兇作惡大肆哄搶,劉學順說的很直接:“黑惡犯罪分子與保護傘有共同利益,為了他們不出事,他們肯定會緊密勾結,肯定會利用手中的權利采取各種丑惡手段迫害受害人、舉報人。他們肯定會繼續對抗黨中央,對抗上級紀檢監察機關,對抗法律,企圖永遠逃避法律的追究。這些黑惡犯罪分子們這么作,只能是癡心妄想。我和俺全家人相信,蒼天有眼,黨中央英明。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最終不會缺席。河南寶融投資擔保公司董旭永這些黑惡犯罪分子和他們背后的大小保護傘,最終逃不脫法網,最終逃不掉法律的追究!”
在向媒體反映相關情況時劉學順及親戚親屬們向媒體表示,只要他們活著不死,只要黑惡犯罪分子董旭永、蔣慶揚和其保護傘沒有受到法律的懲罰,他們將通過各種有效方法永遠的向上級紀檢監察機關控告和舉報,將永遠的向全國各新聞媒體投訴和反映。董旭永等違法犯罪分子和保護傘得不到法律的追究,他和全家及親戚們絕對不會罷休。
劉學順十分堅定地對媒體說:“我相信黨中央,我相信依法治國會越來越深入,我相信法律不會被董旭永的保護傘們永遠的歪曲和玩弄。不要看黑惡犯罪分子董旭永和他的保護傘們現在蹦的歡,但我敢肯定,他們最后一定會落入法網。董旭永等黑惡分子和他的保護傘們唯一的出路就是:趁早投案自首,認罪服法,爭取寬大處理。董旭永這些黑惡犯罪分子和保護傘必敗,法律和正義必勝!”

圖:劉學順舉報控告信的首頁和尾頁。
(請關注本系列報道三)
本系列報道一回放:
保護傘下 鶴壁市寶融投資擔保公司黑惡猛如匪
(河南10.16特大涉黑哄搶案系列報道一)
   近期,知情人士向媒體報料,河南浚縣宏利達奶牛場的200多頭奶牛,被鶴壁寶融黑惡公司哄搶后,場長劉學順據理告狀屢告不贏,依法維權無能為力,隨后他又到處奔走呼號鳴冤叫屈毫無結果,5年來弄得他和全家精疲力盡。本將心灰意冷的劉學順,近期在黨中央強力開展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大勢的振奮下,他又鼓起了勇氣,再次向寶融黑惡公司討公道,并且準備向國家相關部門,反映當地官惡勾結徇私枉法,破壞社會穩定的嚴重犯罪行為。為堅決同黑惡勢力作斗爭,使自己的正義得到有效伸張,劉學順特向全國各新聞媒體記者及各界正義人士發出了公開信,呼請媒體記者和正義人士關注他奶牛場的遭遇,采訪報道他反映的問題,深刻揭露事實真相,維護法律尊嚴和社會穩定。



圖:劉學順向全國各新聞媒體和正義人士的呼請與聲明。
(一)民企興業多險途 借資誤入套路“袋”
根據知情人提供的線索,幾經輾轉,日前媒體一行來到浚縣,在位于衛賢鎮北一公里的宏利達奶牛場,見到了滿臉滄桑的劉學順。
媒體眼前的劉學順,面相特別善良,看上去約有50多歲,他個子雖然高挑,但卻非常柔弱。說起話來慢聲細語,有點靦腆。劉學順給人的第一感覺是對人熱情,溫順善良,一眼就可看出他是很容易被歹徒欺負的那類人。

圖:劉學順向媒體講述他奶牛場被黑惡勢力搶劫的經過。
寒暄過后,媒體請求劉學順把與奶牛被哄搶有關的事項說一下。未曾開言,劉學順已是老淚盈眶,他止不住長嘆一聲后說:“真想不到啊,鶴壁寶融公司董旭永他們竟會那么黑,那么惡,也更想不到我們當地司法機關的個別領導,竟會給黑惡勢力當保護傘,竟會給危害社會的黑惡公司保駕護航!真想不到啊……”
劉學順告訴媒體,他家住浚縣衛賢鎮南紙坊村。自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他就響應黨的號召,利用村里的荒閑地開挖魚塘,以水產養殖為起點,隨后又增加了梅花鹿養殖。由于他勤勞肯干,帶動一批人發家致富,2001年曾獲得了河南省十大優秀養殖能手的光榮稱號。
“隨著國家經濟形勢的不斷發展,2004年我又增加了規模化奶牛養殖。”劉學順對媒體說,“經過5年的辛勤努力,我所養奶牛,有開始的不足百頭,發展到300多頭,日產鮮奶就達到了3噸多。我還吸收20多位農民工在我奶牛場就業,并且我還帶動周邊幾十家農戶搞奶牛養殖業,使上百家農戶的田間秸稈變廢為寶,增加了可觀的經濟收入,我的宏利達奶牛場,也由此被鶴壁市政府評為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
“2008年,我國發生了三鹿奶粉事件,使奶牛養殖業受到波及,我的奶牛養殖業也進入到非常困難的時期。2009年至2010年,全國出現了大量捕殺奶牛現象。為免遭厄運保住奶牛,在企業申請不下銀行貸款的情況下,經朋友介紹,鶴壁市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分兩次借給我資金共135萬元。后來按照雙方約定,我陸續向出借人還款93.5萬元,這都有還款憑據。我借錢后,負責寶融公司經營的程總,同意在其公司有借款的蔣和林從我手里轉借走資金35萬元,我有協議和手續為證。鶴壁寶融公司更換經辦負責人后,對此款與我發生爭執,2012年10月份,寶融擔保公司的負責人田新水,到青海找到在此做生意的我,與我協商還款事項。經協商一致,雙方達成‘到2013年春節陸續還50萬元算清’的協議。
“由于我資金困難,到2013春節,我還了他們公司10萬元。此后寶融公司就以借款未還清為借口,從2013年5月26日開始,組織70多人到我奶牛場,封堵我奶牛場的大門整整一個星期。他們不讓草料入場,不讓出售牛奶,他們還以此惡劣手段逼迫我還錢。我們報警幾十次,當地警方根本就不管,因此使我場奶牛發病及牛奶無法銷售,造成經濟損失120多萬元。
“到了2013年7月份,寶融公司老板董旭永指使他們公司的黑惡人員,跟蹤我和我的家人,窺機搶截我的財產,我價值17萬元的轎車,就是在我兒子正常駕駛時,被他們截住強行搶走的。在他們故意激化矛盾的情況下,我一再請求寶融公司的領導們,通過協商或通過法院解決。但寶融公司的董事長董旭永由于心懷不正,根本就沒有商量的余地,竟惡狠狠的對我吼叫,‘我們把奶牛給你搶光,你去起訴我吧!’

圖:劉學順告訴媒體他場的奶牛被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的黑惡人員搶光了。
“關于董旭永說要搶光我的奶牛,當初我認為他只是在口頭上威脅我,估計他們不會真搶,因為搶牛是嚴重的違法犯罪行為,他們不敢干搶牛這種嚴重違法犯罪的事。可后來他們趁我在外地的情況下,組織了200多人,開著幾十臺車輛,還真到我的奶牛場大肆哄搶,真把我的奶牛給搶光了。”
(二)明火執杖搶上門 民警眼前逞兇狂
為了核實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到浚縣宏利達奶牛場拉牛是否哄搶,媒體找來當時在現場的負責人王天梅和本奶牛場職工,訪問當時現場的詳細情況。
王天梅來到自己的奶牛場面見媒體,當媒體剛提到2013年10月16日那天,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到她們場拉牛的事項時,王天梅馬上就泣不成聲,大顆大顆的淚珠順著她的臉頰往下滾落,她竟情不自禁地哭了起來。

圖:王天梅向媒體哭訴她奶牛場被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黑惡人員搶劫和她被黑匪們凌辱的經過。
王天梅抽泣著說:“2013年10月16日那天上午,俺奶牛場外浩浩蕩蕩地來了30來輛小型車,后面跟有十幾輛大貨車,還有客運車、裝載機。在接近我場門口時,車上跳下來200多人,個個都象兇神惡煞,他們黑壓壓一大片人,把我們場門團團圍住。他們見大門鎖著,就大聲吼叫辱罵,逼著我們開大門。我們的人見到這陣勢都非常害怕,不敢開門。見我們不開門,有幾個兇匪就從大門上面翻進院內,強行把鎖砸掉,把大門撬開,他們外邊的人象土匪一樣涌進場內,然后就分幾股開始動手搶牛。
“這些搶匪到我們奶牛場時,我們就向警方報了警,停了好大一會,衛賢鎮派出所來了兩個民警,可這兩個民警到場后,對搶匪的犯罪行為并不制止,卻與匪方接洽的很是熱情。
“我作為奶牛場的負責人,當搶匪動手搶牛往場外拉運時,我就本能地上前去制止。這些喪失人性的匪徒們見我上前阻攔,就一擁而上奪掉我的手機并扔得遠遠的。他們把我打倒摁在地上,對我一個婦女又撕又打,打得我披頭散發口吐鮮血。當他們對我辱打時,我就哭喊著進行反抗,那些土匪們就大聲叫喊,‘掰掉她的牙!’、‘掰掉她的牙!’土匪們掐住我的脖子,用手使勁撕我的嘴,我嘴中的鮮血順著脖子往下流……

圖: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組織的黑匪將奶牛場女性負責人王天梅向場辦公室方向抬拉中的視頻截圖。
“為了使他們的搶劫行為‘合法化’,幾個彪形大漢竟脫掉我的鞋,把我死死地控制住,在我身上亂搜亂摸,然后不顧我的哭喊,從大門外把我抬到場辦公室內,他們還有意地把辦公室門反鎖起來,然后由兩個土匪反擰我的雙臂,把我死死的摁在沙發椅上,逼著我吐口同意他們把牛拉走。對于他們的這種搶劫行為,我根本就不會同意,也絕不會同意。他們見我不屈服,就使勁反擰我的胳膊,并狠狠地往下摁壓,疼的我渾身流汗,不一會我的衣服就被汗水濕透了。
“匪徒們對我的肉體毆打,我還能咬牙忍受,但對在場的兩位民警見死不救,圍觀漠視,我的心算是傷透了……
“在場辦公室,劫匪反擰著我的胳膊,把我摁在椅子上對我進行凌辱時,我向在場的兩位民警求救,多次向他們投去憐憫的目光,誰知這兩個民警不但不理不睬,并且還露出得意的表情,與匪徒們互相說笑,他們看著匪徒們對我凌辱行兇,他們還是人民警察嗎?
“在我的哭喊聲中,聞訊趕來的弟弟把門撞開,見自己的姐姐被匪徒反擰胳膊摁在椅子上,他就憤怒的責令土匪松手放開我。但匪徒們不但不聽,并且故意再使勁反擰我的胳膊,還向坐鎮的民警投去得意的目光。看到這種情況,我弟弟氣得渾身發抖,他大聲怒吼著,向匪徒表示,再不放人,他就拼命不顧一切動手救自己的姐姐了。在場的民警怕我高大魁梧的弟弟動手救人會惹出事來,這才假惺惺地叫匪徒把手松開。
“2013年10月16日,在民警在場的情況下,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使用黑惡手段,對我奶牛場職工進行打罵威脅,從我奶牛場搶走奶牛209頭,當時這些牛的價值及打砸損失就近500萬元。
“在寶融公司組織匪徒們搶牛外運時,當地群眾實在看不過匪徒們的搶劫欺凌行為,有正義感、膽大的村民,就自發地開來大車把場大門堵住,阻止搶匪們往外拉牛。要不是好心村民開來大車堵匪車相助,俺的奶牛就被土匪們搶光了。真可嘆,真可氣,我們報警叫來的警察,竟連老百姓也不如啊!我們報警叫來的民警,到場后不但不制止違法犯罪,不制止匪徒們搶牛,并且還得意洋洋的看著搶匪們毆打凌辱我一個柔弱婦女……這些民警為搶匪們提供‘法律’支持,為黑惡公司保駕護航,實在太不像話了。衛賢鎮派出所的出警民警對不起他那身警服,他們把人民警察的臉面都給丟盡了!
“通過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到我們奶牛場來搶牛,通過我們報警后衛賢鎮派出所民警來現場‘執法’,我才真正地懂得了什么叫黑惡勢力,什么叫土匪,什么叫警匪一家,什么是黑惡勢力保護傘!”
為查證鶴壁寶融公司組織黑惡人員,到浚縣宏利達奶牛場哄搶時,毆打凌辱王天梅的相關情況,近日媒體見到了王天梅的弟弟王天亮。

圖:王天亮告訴媒體,衛賢鎮派出所的民警就是坐在這里得意洋洋的看著黑匪凌辱他的姐姐王天梅。
王天亮約有40多歲,個子高大魁梧,但面相卻異常善良,說起話來溫和有板眼。當問到其姐在奶牛場的遭遇時,他臉色陡變,情緒顯得非常激動。他憤怒的說:“真想不到鶴壁寶融公司那幫土匪們,在警察眼皮底下竟敢毆打凌辱一個柔弱婦女,更想不到衛賢鎮派出所的民警,竟會看著土匪們對柔弱婦女欺凌行兇!真弄不清那幫行兇的土匪與在場的民警是什么關系,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王天亮告訴媒體,現場民警在姐姐王天梅的凄慘哭喊中,在他為救姐姐將要動手與匪徒們拼命時,在場為搶匪們坐鎮的民警,怕鬧出人命把事態弄大,才不得不讓匪徒們松手放開他的姐姐王天梅。
(三)浚警出警不出力 警職警責被質疑
為了解2013年10月16日那天發生哄搶事件的詳細情況,媒體找來現場目擊者宏利達奶牛場的老飼養員王文華,向他了解當時的相關情況。
王文華告訴媒體,2013年10月16日那天上午,他因事離開奶牛場剛回到自己的家不一會兒,他的兄弟媳婦就慌慌張張地從外面跑回去告訴他,有很多人到他所在的奶牛場去搶牛。他得到消息,就急忙往奶牛場趕。他趕到奶牛場附近就看到很多人圍在奶牛場大門口,又叫又罵。他走到跟前一看,那些人個個兇神惡煞跟土匪一樣,不讓奶牛場的人進出。當時他急中生智巧妙地混進場內,看到鶴壁寶融公司的頭頭正在指揮著鏟車鏟土堆大土臺,準備把牛先趕到土臺上,爾后再將奶牛趕到大貨車內。

圖:宏利達奶牛場的老職工王文華告訴媒體,當天黑匪們就是在這里用鏟車堆起大土堆,先將牛趕上大土堆,然后再把牛趕進大貨車上搶走的。
王文華向媒體反映,那些土匪們搶牛的技術很老練,所用工具很齊全,看來那些土匪們是提前預謀演練好的。
王文華非常氣憤地說:“那天鶴壁寶融公司那些土匪,搶走了俺奶牛場200多頭奶牛,真想不到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民警的眼前,他們竟敢干搶牛這種事!
“鶴壁寶融公司那些人比法院還厲害,比土匪都兇惡。就是法院依法強制執行案件,還得經過審判,然后才能申請依法執行呢!那幫人比土匪還兇,就是土匪還要講個匪規,講個江湖義氣呢!
“我70多歲,是個老黨員,我過去也當過村干部,我對鶴壁寶融公司組織200多人,在大白天浩浩蕩蕩地到俺奶牛場來搶走200多頭奶牛這件事,非常納悶。但我心里也明白,我們奶牛場的場長劉學順與他們只有幾十萬元的經濟糾紛,他們以此為借口,來俺奶牛場鬧騰兩次,是有一定陰謀和目的的。第一次他們來整整地鬧騰了一個星期,強行搶截走俺場長的一輛小轎車。他們第一次來鬧騰的時候,像畜牲一樣,在我們奶牛場內到處屙尿,還在墻上大寫特寫罵人的臟話,大畫特畫侮辱劉學順及家人的漫畫。他們逢人就罵,不服就打!我們場報警后,來的民警就好像是土匪們的家人一樣,他們之間親親熱熱,民警對我們奶牛場的職工卻非常嚴肅,我真弄不清來搶牛的土匪們與民警之間是啥關系!
“從第一次來鬧騰搶走俺場長劉學順的小轎車,到第二次浩浩蕩蕩來200多人,打罵侮辱俺場負責人,搶走200多頭奶牛來看,我們心里跟明鏡一樣,如果沒后臺,沒有保護傘,他們敢跟土匪一樣來鬧騰來搶牛嗎?在場的衛賢鎮派出所的民警,眼看著土匪們行兇搶劫,還跟土匪們混得火熱,我當時就氣憤地說在場的民警,‘你們對不起你們的這身警服!你們看著土匪們在這里搶劫行兇不制止,你們還是人民公安嗎?你們太讓俺老百姓傷心了!’”
為多側面多角度的了解10·16哄搶奶牛事件的相關情況,媒體曾對多名目擊者進行訪問,當時奶牛場的職工陳貴杰,就是受訪者其中的一位。
老實巴交的陳貴杰告訴媒體:“當時的搶牛場面非常嚇人,鶴壁寶融公司那邊來了二三百人,幾十輛車,那些人的陣勢比土匪都厲害。

圖:陳貴杰在宏利達奶牛場告訴媒體,哄搶牛那天,搶匪頭頭就是在這里與衛賢鎮派出所的干警熱情握手,并對派出所的干警連聲說,“謝謝,謝謝!配合的真不賴!”
“他們又打人又搶牛,我們上前去制止,那個叫蔣慶揚的頭頭是個勞改犯,他對我們大聲喊叫進行威脅,大喊‘誰上前就捅死誰!’那些土匪們還把我們的人往場外趕,因我個子小不起眼,我就混在來搶牛的人群中暗中監視他們。我看到那些來搶牛的土匪與民警又說又笑非常親熱,中午吃飯時,那些來搶牛的土匪還給在場‘執法’的民警送來不少燒餅夾肉饃,還有很多食品飲料,看起來非常豐盛。那些來搶牛的土匪與在場民警相處得就象一家人一樣,怪不得搶匪們的膽子那么大。搶牛快要結束時,鶴壁寶融公司的土匪頭頭副總田新水,握著衛賢鎮派出所教導員何晨偉的手非常感激的連聲說,‘謝謝!謝謝!辛苦了!配合的真不賴!謝謝!’”
(四)黑惡搶匪逍法外 留下多多大問號
采訪期間,劉學順告訴媒體:“搶牛事件發生后,針對衛賢鎮派出所民警,在現場不作為并縱容黑惡人員搶牛的事項,我曾向警方上級和有關部門反映過實情,但衛賢鎮派出所有關人員偽造《接處警登記表》,歪曲事實,隱瞞真相,編造偽證,欺騙上級有關部門領導,竟胡說我奶牛場的負責人當時是同意鶴壁寶融公司將牛拉走的。對這個事件,衛賢鎮派出所是以不構成案件進行處理的。試想一下,我們要是真的同意他們將牛拉走,雙方會不清點牛、會不算賬嗎?他們還至于像土匪一樣對我們大肆行兇、大肆搶劫和大打出手嗎?衛賢鎮警方有關領導就是這樣隱瞞事實真相,就是這樣欺騙上級有關部門、就是這樣糊弄社會輿論的!”
劉學順還向媒體反映,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是一個非法的隱形金融機構,根本就沒有資格面向社會儲蓄放高利貸。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實際上是一個黑惡經濟組織,該公司董事長董旭永之所以膽大包天,敢非法集資,敢橫行霸道,是因為他的父親董玉善,曾是浚縣縣委常務副書記,是鶴壁市老干部局局長,有相當大的公權和關系網,董玉善掌握的公權和他的關系網,是其黑惡兒子董旭永的天然保護傘。董旭永憑借其父董玉善的老勢力老關系,勾結浚縣警方有關人員充當保護傘,因此他和他的黑惡公司才敢于違法犯罪,才敢找借口明火執杖地暴力討債,才敢無所顧忌的擾亂社會秩序,才敢涉黑涉惡胡作非為。
劉學順還向媒體反映,做賊心虛且非常狡猾的董旭永,深知自己非法集資玩“套路貸”,坑人太多罪惡深重,為防罪行暴露被法律嚴懲,他就于2012年間將法人代表一職,在名譽上轉讓給蔣慶揚。實際上,寶融投資擔保公司的一切事情,仍然是董旭永當家做主。他之所以把法人代表讓給蔣慶揚,是為了逃避法律追究,是演戲給人看的。
劉學順告訴媒體,關于他奶牛被搶的事件,無論是打民事、行政或刑事官司,他根本就不可能贏,因為在董旭永及其官員父親的操縱和保護傘的作用下,黑白被顛倒,事實被捏造,法律被歪曲,他一個小百姓根本就無法與巨大的黑惡勢力和保護傘們抗衡。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力,有效地伸張正義,他和親屬們必須利用特殊方法,將董旭永黑惡公司在其保護傘的保護下,所干的涉黑涉惡罪惡勾當,通過新聞媒體和社會輿論揭露公布出去。只有通過特殊渠道才能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他和親屬們將繼續向全國新聞媒體呼吁,將10·16哄搶事件的真相和與此相關的官司報道全國,并將真實情況呈報給上級黨政領導和司法最高層。
劉學順向媒體表示,他的公道討不回,正義得不到伸張,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的黑惡人員和其保護傘得不到法律的懲罰,他和親屬們永遠不會罷休。
劉學順還向媒體表示,他相信黨中央,相信習近平總書記,他相信法律,他相信正義的社會輿論。
“事實畢竟是事實,紙包不住火,烏云遮不住太陽。”劉學順說,“現在是法治社會,黑惡勢力鶴壁寶融公司董旭永和他的保護傘,在黨中央發動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強力反腐敗‘打虎’‘拍蠅’的大趨勢下,他們長久不了,他們早晚有露餡翻車倒臺的那一天!”劉學順接著說,“‘蒼蠅’保護傘必被打,黑惡必被掃除。正義會遲到,但最后正義必然會到來,正義必然會得到伸張。黑惡違法犯罪分子和他們的保護傘,到最后必定會受到法律的嚴懲!”

圖:河南(鶴壁)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的營業執照和代碼證復印件。
媒體從鶴壁有關部門了解到,河南寶融投資擔保有限責任公司(即鶴壁市寶融投資擔保公司),成立于2009年12月17日,法定代表人為董旭永,公司類型為有限責任公司,工商管理行政部門于2012年7月8日核準發照。該公司的經營范圍限于擔保、投資和咨詢服務。這個寶融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自成立至今均無集資儲蓄放貸之資格,該公司在實際經營中,面向社會廣納儲蓄,大肆集資放貸,屬于國家法律法規所嚴令禁止的違法犯罪行為。

圖: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向社會放貸款合同的部分登記表。
在浚縣和鶴壁采訪時,眾多知情者向媒體反映,鶴壁市寶融投資擔保公司,實際上是一個以非法集資和“套路貸”為主業的黑惡組織。在其保護傘的保護下,這個以政府原高官董玉善之子董旭永為首的黑惡組織,用“套路貸”的惡劣手段坑害了無數人。董旭永的這個黑惡組織,借助其保護傘的公權力明火執杖,“依法”使用暴力,整垮了不少民營企業,浚縣宏利達奶牛場就是被董旭永這個黑惡組織整垮搶垮的。這個黑惡組織罪惡累累,臭名昭著,人民群眾對其恨之入骨,但這個以董旭永為首的黑惡組織頭頭和黑惡骨干人員,在黨中央發動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今天,卻未被追究仍然逍遙法外,真讓受害人和廣大人民群眾失望和費解。
眾多知情者一再向媒體反映,鶴壁市寶融投資擔保公司董旭永們背后的問題太多了。
應劉學順、王天梅夫婦和眾多知情者的請求,媒體和兄弟單位的同仁們,將堅守正義,根據報料人提供的相關信息線索,繼續深入采訪調查并大力進行追蹤報道,徹底揭露事實真相。
(請關注本系列報道 二 )
 
 
編后語:
審視媒體前沿人員從鶴壁發回的報道,其中的哄搶場面和對女場主的凌辱情節,真讓人毛骨悚然,真讓人難以置信。不管咋說,這件事是發生在我們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發生在我們的法治社會,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報道中提到的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之所以敢于在光天化日下,兩次到宏利達奶牛場去明火執杖的進行鬧騰,特別是第二次動用200多人幾十臺專用車輛,浩浩蕩蕩的去搶劫,還喪失人性的把一個柔弱婦女抬起來進行凌辱,幾個彪形大漢還把這個柔弱婦女反擰雙臂,強行摁壓在椅子上,逼迫她同意“拉牛”,看到這樣的情節,編者的心禁不住連連打顫……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坐在旁邊的衛賢鎮派出所“人民警察”,還得意洋洋地看著匪徒們行兇,看著一個柔弱婦女被匪徒們凌辱。難怪知情群眾對在場的民警提出質疑和斥責:你們還是警察嗎?你們對不起你們這身警服!
對浩浩蕩蕩前來搶劫奶牛的搶匪,對暴徒們在奶牛場針對奶牛管理人員實施毆打的惡劣行為,在場民警之所以眼睜睜看著,不干涉不制止,警方也有自己的法律根據和充分理由:因搶與被搶雙方有經濟糾紛,警方不能插手啊!但當時的實際情況是經濟糾紛嗎?有這樣的經濟糾紛表現嗎?
出動黑惡人員200多人,開著幾十臺各色專用車輛,象出征打仗一樣浩浩蕩蕩的進擊到目的地,把人家的大門圍起來,撬門砸鎖翻墻入院,打人搶牛,這叫經濟糾紛嗎?這樣的場面,這樣的的黑惡暴行在全國恐怕還是第一例。說白了,匪方是早已預謀好,“我們把牛搶光”,被搶方也不敢怎么的。因此,搶方就以討債為借口,大興搶劫之能事。黑惡人員大興辱打搶劫行為,固然可惡,令人痛恨。但更讓人扼腕嘆息的是,那些接警而到場的“人民警察”,得意洋洋地欣賞搶匪暴徒對被搶的奶牛場負責人、一個柔弱婦女進行人身折磨和精神凌辱,對黑惡人員的哄搶行為,在場的民警們不但不制止不干涉,并且還接受搶匪們的犒勞慰問,受到搶匪們的贊揚,稱到場的衛賢鎮派出所的干警“配合得真不賴”,在場的干警們還心安理地接受了搶匪的慰勞品,還被搶匪們感恩戴德,由衷說出“謝謝!謝謝!”搶劫告成后,搶匪與干警雙方還非常熱情地握手告別。這樣的壯景,這樣的場面,難怪被人民群眾諷刺怒罵,稱他們是警匪一家。
不可否認,當下,廣大司法和執法人員絕大多數是好的,是人民心目中的保護神,特別是司法隊伍中涌現出的英模,廣被人民群眾交口稱頌。但是,司法隊伍中也確實有少數敗類蛀蟲,他們為了私利,在共同利益和權勢面前,良心缺失,原則全無,成為違法犯罪分子和黑惡勢力的保護傘,自覺地站在了人民的對立面,在實質上成了黨和人民群眾的敵人。他們與違法犯罪分子和黑惡勢力串通一氣,利用手中的執法公權,徇私枉法,歪曲事實,玩弄法律游戲,為了自己的私利前程,甘愿當違法犯罪分子和黑惡人員的保護傘,配合保護對象,采取卑劣手段坑害人民群眾,真難怪人民群眾對他們深惡痛絕。
我們應該看到,在不少地方,違法犯罪分子和黑惡勢力之所以敢于橫行霸道,膽大妄為,敢于肆無忌憚的欺壓坑害人民群眾,這些涉黑涉惡的違法犯罪分子背后,無一沒有保護傘。這些“傘員”有政府官員,也有掌握一定公權力的其他公職人員,但最多的是少數腐敗變質的公檢法人員。
涉黑涉惡的違法犯罪分子,由于有“傘”的保護,與“傘”有共同利益,出了事有“傘”們明里暗里抹平,因此,他們涉黑涉惡干違法犯罪的勾當有恃無恐,沒有后顧之憂。我國的有些地方之所以社會不穩定,之所以群眾上訪告官的多,絕大多數是官惡勾結、官商勾結和違法犯罪分子及保護傘所危害而造成的。
黑惡違法犯罪分子與保護傘勾結組團,是現今社會的毒瘤,任由其發展泛濫,將禍害無窮。我國的黨政和司法高層,已經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因此就果斷的下令開展專項斗爭,出重拳掃黑除惡,挖“根”打“傘”,嚴厲打擊黑惡違法犯罪,保護人民群眾,維護社會穩定。
編者相信,類似河南鶴壁寶融投資擔保公司的黑惡人員,以及他們背后的保護傘,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步步深入的大趨勢下,他們最終會悉數落網。
在黨中央發動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類似鶴壁董旭永那些黑惡犯罪分子,由于有保護傘,有“爸爸”們撐腰做主,會利用權力資源為他們開脫,但全面依法治國,反腐敗“打虎”“拍蠅”,挖“根”打“傘”、深入開展的掃黑除惡的大勢,他們是無法阻擋的。他們僥幸逃脫只是一時一刻,但最終肯定是要落網的。董旭永們應該懂得,法網恢恢疏而不漏,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因為受害人在盯著他們,黨紀國法的利劍在他們頭上懸著。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他們黑惡違法犯罪,受害人和廣大人民群眾,都給他們記有賬,罪責早晚是要被追究的。黑惡犯罪分子的唯一出路,就是認罪悔罪,爭取寬大處理。
我們堅信,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的英明領導下,全面加強黨的領導,全面依法治國,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官惡、官商勾結的毒瘤將會被徹底割除,社會環境將會被凈化,社會將會更加穩定,人民群眾會安居樂業,將會更加幸福安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將會出現更加令人歡欣鼓舞的新局面。

責任編輯:白雪
888集团游戏官方网址-888真人平台是不是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