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城鎮 房產 圖片 視頻

調查

旗下欄目: 三農 村莊 調查 視野

老伴癱瘓在床,妻子十三年悉心照料生死不言棄,真愛余生相濡以沫

來源:京華時報網 責任編輯:佚名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3-01
摘要:鄭報融媒記者 張朝暉 中牟時報 陳龍輝 實習生 徐少杰 通訊員 張冰心 劉 佳 文/圖 四十多年前,經媒人介紹,年方23歲,清純秀氣的趙秀枝走進了中牟縣鄭庵鎮前路儉村退伍軍人張國增的家。張國增英俊高大,在縣城一家機械廠工作,夫妻相敬如賓,家庭和睦,之后

鄭報融媒記者  張朝暉  中牟時報  陳龍輝 實習生  徐少杰  通訊員  張冰心  劉  佳 文/圖  


1.jpg

  四十多年前,經媒人介紹,年方23歲,清純秀氣的趙秀枝走進了中牟縣鄭庵鎮前路儉村退伍軍人張國增的家。張國增英俊高大,在縣城一家機械廠工作,夫妻相敬如賓,家庭和睦,之后隨著兒子、女兒的相繼誕生,給這個家增添了歡樂,忙碌而幸福著。心靈手巧,動作勤快的趙秀枝一邊操持家庭,一邊打理莊稼,里里外外一把手,農忙季節趙國增趕著回來幫忙,日子過得平淡而幸福。豈料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打破了這個家庭的寧靜。

意外變故,丈夫突發腦梗

2.jpg

  2006年,張國增59歲,8月的一天,正在地里澆地的張國增突然暈倒在地,嘴里說著胡話。趙秀枝見狀手足無措,瘋了一般哭著喊著,在村里人的幫助下將張國增送到縣醫院搶救,而后又急轉省醫院救治,經醫生診斷為腦梗。十幾天里一直徘徊在生死邊緣。

  經過近一個月的積極治療,張國增病情逐漸穩定,但是距離身體恢復完全功能的目標還非常遙遠,高昂的治療費用壓得全家喘不過氣來,在醫生的建議和囑托下回到家里。張國增出院回家,由妻子趙秀枝護理。

命途多舛,余生我是他的腳

3.jpg

   就在張國增回家以后的日子里,白天,丈夫拄著拐杖,趙秀枝一只手扯著綁在丈夫腿上的繩子,一步一步牽著丈夫練習走步;晚上,趙秀枝坐在床邊一下一下為丈夫按摩揉搓;夏天,每天都要為丈夫洗一次澡;冬天,只要陽光晴好,她就攙扶著丈夫走出屋門曬暖陽;只要丈夫說餓了,她就立即進廚房做飯;只要丈夫說渴了,她就會及時把溫茶遞到手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形影不離,容顏改,鬢雪霜,趙秀枝無怨無悔悉心護理著丈夫,“后半輩子,我就是他的腳。”趙秀枝從心里是多么渴望有一天能夠出現奇跡啊!為了減輕孩子們的負擔,趙秀枝獨守丈夫,默默支撐。

蒼天無眼,病魔無情。2008年,張國增再次發病,這一次導致他右側身體偏癱。兩年后又兩次犯病,從此與輪椅為伴。

  年紀大了,趙秀枝常感到腿疼,2010年3月的一天,趙秀枝上地栽樹,不慎摔了一跤,回家臥床休息了一天也不見好轉,第二天到醫院檢查,診斷為腰椎退行性病變,右側股骨頭無菌性壞死。這次治療花費一萬三千多元,住了些時日,趙秀枝惦念家里的老伴,不顧家人勸阻,稍有好轉便急匆匆地回到了家。“一天不在他身邊,我吃不香睡不穩,心里不安生。”趙秀枝說。

  屋漏偏遇連陰雨,2014年的一天,趙秀枝安頓好老伴,騎一輛電動車像往常一樣去萬邦物流市場拾菜吃,途中被一輛逆行的貨車撞倒在地,不省人事。這次事故導致她雙腿骨折,至今腿里還靠鋼針固定著。她人在醫院里 ,心卻在家里,每天叮囑女兒打電話給家里伺候父親的兒子要注意的事項,沒等病情穩定就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家里,夫妻相見,仿佛久別重逢,執子之手,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自制起重器,為你移駕春暖花開

4.jpg

  2月24日上午,在中牟縣鄭庵鎮前路儉村趙秀枝家,記者見到了趙秀枝,人過七十古來稀,老人滿頭華發,步履蹣跚,正一口一口地給躺在床上的丈夫喂糊狀的飯。趙秀枝對記者說,2016年老伴又突然發病,經檢查大腦大面積萎縮,語言不清,再后來引起了癲癇病發作,如今只能躺在床上了。

 聽到有人進屋,張國增老人雙目渾濁怔怔地望著來客,而后老淚縱橫輕輕地嗚咽著,似乎有無限的心思和感激要對客人說。

  記者看到,張國增臥床的上方,設置了一個電動葫蘆,陪同記者采訪的前路儉村婦女主任田月美介紹說,遵照醫囑,每天天氣好的時候,最好給病人曬曬太陽,張國增老人長時間臥床,體重明顯增加,趙秀枝已無能為力。而高達近17萬的治療費以及后續治療費用已壓得兒子張愛民不堪重負,每天都要趕到萬邦物流市場,靠裝卸貨物掙些苦力錢來緩解經濟壓力,為了方便照顧父親就安裝了這個起重器。  

  當天是個好天氣,趙秀枝老人給老伴穿衣服,這一穿就得半個小時,招呼老伴平躺后吃力地把他推向一邊,然后把事先準備好的被單鋪在他身下,再順勢翻過來包住,將被單上的繩子系好后,掛在起重器上緩緩吊起,通過滑道輕輕地放在輪椅上,小心翼翼地推出門外。

  有一天早上,繩子沒有捆好,在向輪椅移動過程中,老伴掉在地上,頭部出血,一聲不吭,一動不動,趙秀枝嚇得嚎啕大哭,不知所措。兒子聞訊從工地趕到家里,安頓好二老,噙著眼淚又趕回萬邦市場。“那次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也真活不成了。”至今趙秀枝心有余悸,心懷歉疚。

相濡以沫,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5.jpg

  2018年7月,張國增舊疾復發,高燒不退,住院直到9月底,身體消瘦了許多,這讓趙秀枝自責了很長時間。出院后,張國增發熱情形時有發生,為了防止發熱情況加重,趙秀枝不敢再頻繁地給老伴翻身,這段時間的長期臥床致使老伴身上出現了六七處褥瘡。為防止瘡口發炎帶來二次感染,趙秀枝每天必須給老伴喂藥兩次,由于老伴吃藥不方便,每次喂藥喂水都是用針管來推送。此外,每天晚上還堅持烤電治療,每處瘡口烤電一次需要20分鐘,幾處下來連帶翻身動作至少2個多小時,腰部和腿部相對來說還好烤,臀部就需要她用手掰開來烤,每晚烤下來手指酸困,身體極度疲勞,趙秀枝都咬牙堅持了下來。最近由于老伴不間斷地發燒引發了嚴重的便秘,有時一周都沒法正常排便,必須借助藥物,看到老伴難受時,她干脆就自己用手摳出來。

  老伴的重疾,趙秀枝自身的殘疾,帶給趙秀枝的是13年來生活上的種種壓力與艱難。就連起床、洗臉、刷牙、吃飯這些平常人看起來微不足道的事,都因此變得異常艱難。刷牙時老伴躺在床上刷牙時,刷牙水會不小心咽到肚里,趙秀枝怕冷水刺激腸胃,就堅持改用溫水給丈夫刷牙。每天早晚刷牙,趙秀枝就把張國增用床單包裹,用起重器吊起,移坐在輪椅上,有時一次放不好或者是坐不好,就得來會重復幾次,緊張得很,生怕有什么閃失,每每此時,委屈的淚花都會不由自主地流下來。由于長期的服藥,張國增的腸胃功能明顯退化,消化不好,只能吃一些流質食物。孩子們買來破碎機,趙秀枝每天按營養搭配把蔬菜、菌類、肉類等搭配好,打成糊狀,然后再一勺一勺喂給老伴。遵照醫囑為了促進血液循環,每天晚上還堅持為丈夫洗腳,每隔兩小時給老伴翻一次身,這些工作都嚴重透支著趙秀枝的體力和精力,她默默地承受著只為老伴少受些罪。記者看到,趙秀枝老人買的理發工具和刮胡刀,她說她已經能為老伴每月理一次發,每周刮一次胡子了。在趙秀枝的精心打理下,家里井然有序,沒有一點怪味。

絕不言棄,患難與共一輩子

  曾經一個很要好的姐妹來看她,親眼目睹了趙秀枝的艱難和不易,私下里勸她放棄吧,要不你的命也要搭進去。趙秀枝說,不能啊,那樣做壞良心。這個姐妹抱住趙秀枝感動地直哭,撇下500元錢流著淚走了。“老伴生病這十多年來,我從沒有想過放棄他,這些累活臟活我都能承受,最不能承受的是每年高昂的治療費用和不間斷的藥物費用,孩們兒壓力都很大,快支持不住了,真可憐人。”趙秀枝說完就失聲痛哭起來。

  趙秀枝的事跡感動了相鄰,口碑相傳,2017年她獲得了鎮上頒發的‘‘好夫妻家庭’’榮譽。  

  生活的不易和艱難沒有壓垮趙秀枝,沒有壓垮她的家庭,她用堅韌頑強的毅力支撐著、努力著,這是親情的力量,這是人性散發出的正能量,體現了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

  趙秀枝老人是一個平凡的人,平凡之中又彰顯了她不平凡的事跡,平凡之中的責任、精神、品格、摯愛和胸懷,足以讓我們敬仰和仰望。

責任編輯:佚名
888集团游戏官方网址-888真人平台是不是正规